用艺术为贵州立言 推动贵州艺术走出贵州——福客民俗网民俗资讯频道

用艺术为贵州立言 推动贵州艺术走出贵州——福客民俗网民俗资讯频道

贵州 第一个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是中国古代文明的多线发源地之一,因为地域的局限,历史原因,在曾经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灿烂辉煌的贵州古代文明鲜为人知。贵州没有“夜郎自大”,不少人却有“夜郎自小”的文化心理。对一些不敢称自己来自贵州的人,刘雍最为鄙夷。对贵州文化符号的自觉张扬是他从“小我”走向“大我”的开始。他忘不了那条苗族刺绣腰带所给予的警醒与震撼,他要用艺术为贵州立言,为贵州灿烂的民族文化立传。在几十年的艺术生涯中,从漫画、陶艺、剪纸、书籍装帧、挂毯、刺绣、壁画、木石青铜雕塑、环境艺术,刘雍以多种艺术形式诠释自己的艺术主张。1989年1月,刘雍在北京首开个人展览。刘雍的个人作品展览就以“一个夜郎人的世界”为名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近200件雕塑、陶艺、挂毯、漫画作品引起了轰动,中央媒体及业界名人的好评如潮。其中,时任全国美协党组书记、副主席,漫画大师华君武的评价尤为深刻:“在中国兼漫画、雕塑、陶艺于一身的当推刘雍,创作集讽刺、幽默、装饰于一炉的也是刘雍,刘雍是真正的自学出身,他学习民间又不拘泥于传统,创作而不追随西方之后,这就是我感到的刘雍艺术精神,风格和趣味,刘雍创作勤奋刻苦,不趋时尚,艺术生涯甘苦自知,不畏艰难,宠辱不惊,我钦佩这位布依族的美术家。”中国美术馆收藏了刘雍的89件作品。作为上个世纪80年代“贵州现象”轰动京城贵州美术界领军人物之一的刘雍,分明看到这轰动后面的真正原因,那就是贵州原生态文化无与伦比的魅力!就此,刘雍更加高扬贵州原生态文化大旗,1991年在香港举办的“夜郎魂”个人作品展览,1994年在台北举办的刘雍个人陶艺展,1995年在法国巴黎举办的刘雍陶艺展和法国拉马特兰市举办的个人作品展,两次展览就有76件作品为法国博物馆收藏,54件被法国私人收藏家收藏。他们收藏的不仅是刘雍,而是收藏了贵州。刘雍自信地说,在对贵州民族文化的价值判断上,我们不可夜郎不自大。贵州原生态的民族民间艺术的可贵,在于其蕴含着深厚的尚没有被“工业文明”加以雕琢和修饰的情感元素,没有被“现代化”改变的原生态文化,洋溢着人类最初文明的质朴和本真,是在当今世界上发达地区业已难觅的珍贵活态文化。当人类进入信息时代,经济全球化使地球成为一个“小村落”,文化就成了地域认同的“身份证”。刘雍是最早“发现贵州”藏在民间的民族传统艺术奇葩、也是最早认识到全球化背景下,民族民间文化对本地域文化身份认同的珍贵的本土艺术家之一。随着改革开放,民族服饰、民间工艺、民族歌舞、民族节日这些珍贵的非文化遗产正在不可遏止地被改变或流失。刘雍倾其所有,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抢救式个人收藏。他的个人生活简朴与其丰富的贵州民族民间工艺品收藏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于是,在法国巴黎刘雍的藏品展览上,人们看到了从未见过、贵州多民族璀璨,鲜为知晓的实物历史。

因挚爱民族文化而收藏

贵州是中国古代文明的多线发源地之一,因为地域的局限,历史原因,在曾经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灿烂辉煌的贵州古代文明鲜为人知。贵州没有“夜郎自大”,不少人却有“夜郎自小”的文化心理。对一些不敢称自己来自贵州的人,刘雍最为鄙夷。对贵州文化符号的自觉张扬是他从“小我”走向“大我”的开始。他忘不了那条苗族刺绣腰带所给予的警醒与震撼,他要用艺术为贵州立言,为贵州灿烂的民族文化立传。在几十年的艺术生涯中,从漫画、陶艺、剪纸、书籍装帧、挂毯、刺绣、壁画、木石青铜雕塑、环境艺术,刘雍以多种艺术形式诠释自己的艺术主张。1989年1月,刘雍在北京首开个人展览。刘雍的个人作品展览就以“一个夜郎人的世界”为名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近200件雕塑、陶艺、挂毯、漫画作品引起了轰动,中央媒体及业界名人的好评如潮。其中,时任全国美协党组书记、副主席,漫画大师华君武的评价尤为深刻:“在中国兼漫画、雕塑、陶艺于一身的当推刘雍,创作集讽刺、幽默、装饰于一炉的也是刘雍,刘雍是真正的自学出身,他学习民间又不拘泥于传统,创作而不追随西方之后,这就是我感到的刘雍艺术精神,风格和趣味,刘雍创作勤奋刻苦,不趋时尚,艺术生涯甘苦自知,不畏艰难,宠辱不惊,我钦佩这位布依族的美术家。”中国美术馆收藏了刘雍的89件作品。作为上个世纪80年代“贵州现象”轰动京城贵州美术界领军人物之一的刘雍,分明看到这轰动后面的真正原因,那就是贵州原生态文化无与伦比的魅力!就此,刘雍更加高扬贵州原生态文化大旗,1991年在香港举办的“夜郎魂”个人作品展览,1994年在台北举办的刘雍个人陶艺展,1995年在法国巴黎举办的刘雍陶艺展和法国拉马特兰市举办的个人作品展,两次展览就有76件作品为法国博物馆收藏,54件被法国私人收藏家收藏。他们收藏的不仅是刘雍,而是收藏了贵州。刘雍自信地说,在对贵州民族文化的价值判断上,我们不可夜郎不自大。贵州原生态的民族民间艺术的可贵,在于其蕴含着深厚的尚没有被“工业文明”加以雕琢和修饰的情感元素,没有被“现代化”改变的原生态文化,洋溢着人类最初文明的质朴和本真,是在当今世界上发达地区业已难觅的珍贵活态文化。当人类进入信息时代,经济全球化使地球成为一个“小村落”,文化就成了地域认同的“身份证”。刘雍是最早“发现贵州”藏在民间的民族传统艺术奇葩、也是最早认识到全球化背景下,民族民间文化对本地域文化身份认同的珍贵的本土艺术家之一。随着改革开放,民族服饰、民间工艺、民族歌舞、民族节日这些珍贵的非文化遗产正在不可遏止地被改变或流失。刘雍倾其所有,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抢救式个人收藏。他的个人生活简朴与其丰富的贵州民族民间工艺品收藏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于是,在法国巴黎刘雍的藏品展览上,人们看到了从未见过、贵州多民族璀璨,鲜为知晓的实物历史。

图片 1刘雍在向参观者介绍他收藏的木雕观音

10月底,历时近半年的贵州少数民族艺术展在奥地利东蒂罗尔州利恩茨市布鲁克宫博物馆落下帷幕,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我省布依族艺术家刘雍创作的民族工艺品和300件收藏品让欧洲观众从另一个角度见识了“多彩贵州”。

我的使命,就是推动贵州艺术走出贵州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拉开了中美建交的序幕。1973年,中国在美国将举办中国民间艺术展,要求提供贵州的民族民间艺术参展。是年,因漫画小有名气,未及而立之年的刘雍刚从工厂调到市工艺美术研究所,即受命与另外一位同事到黔东南征集展品。黔东南的台江县施洞镇是苗族聚居之地,当地苗族妇女绚丽多彩的服饰及手工艺品,令自小生于贵州的刘雍也感到震撼。这是多么伟大的艺术,竟藏在民间鲜为人知。在完成征集展品任务的同时,他与同事凑了5元钱,向一位苗族妇女买下了两条精美的刺绣花腰带。这是刘雍收藏、学习、传承、创作贵州民族民间艺术的开始。34年后的今天,2007年1月11日,第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审表彰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刘雍激动地接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为他颁发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荣誉证书,成为贵州的第一个工艺美术大师级人物。在几年前就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一级民间工艺美术家”称号的刘雍,得到“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这个荣誉称号时,有着特别的感受。他由衷地认为:这是对贵州文化的褒奖,是贵州民族民间文化的荣誉。因为,刘雍的作品,大都是以“贵州”为内核的。

一时间,这个展览的主人翁刘雍成为了贵州民族文化的使者备受关注。中国驻奥地利大使吴恳认为刘雍的藏品很精彩,刘雍创作的作品独具特色。省文化厅副厅长黎盛翔则以“贵州民族收藏、创作第一人”来评价刘雍。

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成名的刘雍,有不少走出贵州的机会向刘雍招手。走出贵州,意味着个人有更大的艺术舞台,更好的发展前景。但刘雍还是选择留在了贵州。不走的原因是:“我是贵州布依族的儿子,我的艺术生命之根就在贵州。我的使命,就是推动贵州艺术走出贵州。”随着经济发展,城市建设发展迅猛,城市建设需要艺术文化。刘雍进入了环境艺术领域。刘雍用现代化手法去秉承贵州民族民间文化的精髓,在凸显贵州鲜明的地域民族文化符号中表达他的艺术旨义:保护民族民间文化不是做成死的艺术标本。做伪古董,伪民俗是愧对祖先的。要师法民间,但吃牛肉不要变成牛,即不摹仿别人,又不重复自己,要不断创造出新的东西,要将民族民间艺术的内核赋予蓬勃的生命方能传承。在中国进入改革开放初期,妄自菲薄的情绪也开始兹生:国外的“好”于国内的,西方的“好”于民族的。而刘雍则旗帜鲜明地把贵州少数民族艺术元素“推进”首都北京。1985年,贵阳市政府在北京修建的贵阳饭店落成,服务大厅一幅3米高,6米长的陶板花釉壁画“竞渡”一亮相,立即吸引首都媒体竞相报道。这是刘雍将贵州民族艺术用在环境艺术方面的首次尝试。1987年,贵州省各界募捐修复了八达岭一段长城,刘雍受命设计并监制了花岗岩的“修复长城纪念碑”,这座代表贵州矗立在八达岭长城上的纪念碑,是刘雍设计制作大型室外雕塑的首次尝试。刘雍历经坎坷,纵观他的作品,其中并没有苦难的呻吟,而是将贵州民族中积极乐观的本真表现得酣畅淋漓:1997年香港回归和1999年澳门回归,贵州省政府赠送的祝贺礼品就是他与潘志星女士合作的蜡染木雕座屏“苗岭欢歌庆港归”和“铸铜镶宝石欢乐鼓”,其洋溢着贵州地域色彩、流动着多民族文化气息的永恒瞬间吸引了每一位观者。这就是贵州多民族文化共同熔铸的艺术气质:纯粹、忠诚、热烈的情感,只有在原始神话中才能看到的浪漫与想像,是刘雍在民族和谐文化的内核与形式上个人风格的恣意张扬。

不趋时,不趋利,不趋名。追寻刘雍成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足迹,是以超过常人的勤奋不懈追求,以坚忍不拔的精神与其无羁超拔的艺术想象,在贵州漫漫历史长河里的艰苦求索中,确立自己的文化身份而成就的,那就是做一名贵州原生态文化的传承者。43年前,时年19岁的刘雍以一幅国际时事漫画《紧锁难开》在省内漫画窗《刺藜》上首次发表,确立了他走艺术之路的最初志向。在众所周知的极左年代里,“成份不好”的刘雍的求艺之路走得极为艰难,他没有哪怕是一次机会走进校园,得到美术的基本训练。他的成才之路就如贵州特有的奇观———树抱石。没有丰厚、肥沃的土壤,也要穿石而下,将生命之根深深地扎在大地中。漫画赋予刘雍的,是用最简洁的线条表达深刻的思想内涵。在动乱年代特立独行的思考使他对人生、对社会有自己的见解。这些思想呈现在他的漫画之中,他的作品一经发表就有不同寻常的反响。这是艺术自我中的刘雍,画笔倾诉的,是个人的思想与情感,是与现实中的丑恶抗争与奋斗。而1973年的施洞之行,让刘雍开始关注自己脚下的这块土地,并从漫画进入了多种民间工艺美术领域的探索。刘雍不是为艺术而艺术的自我者,而是一位具有强烈历史责任感的艺术家。传承创造贵州独特的历史和民族文化,是他自觉追求的历史责任。

刘雍担心敦煌的历史悲剧在贵州重现——所谓“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日本。”将来研究贵州民族民间艺术,包括刺绣是否需要到海外去查找资料呢?这种忧虑促使刘雍从上世纪80年代初就通过媒体和政协、人大的会议乃至各种场合向政府相关部门谏言:重视民族民间文化艺术的研究,拨出专项资金用于保护,要抢救性地由国家机构收藏尽量多的、有较高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的民族民间艺术品。当时很多人都不理解,认为是夸大了这些东西的价值,以为贵州地远偏塞,经济落后,民族民间艺术怎么可能在全国名列前茅?嘲讽刘雍是“夜郎自大”。眼睁睁地看着贵州民族民间艺术品流失的数量越来越多,速度也越来越快,无奈之下,刘雍尽其所有自费收藏,让这些藏品尽量多一点留在本土。

从艺术“小我”走向艺术“大我”

贵州第一个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贵州民族收藏第一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