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家的对象

  如此说来,这个世界似乎就没劲了。然而,让人惊异的是,这荒诞的现实却总不经意间映出了过去:我从淘宝上买的鼠标,现在正躺在桌上。

朋友,这是一个很广泛的词汇,也是一个令人感到温馨的词汇。从小到大,身边总是有着形形色色的人,好多朋友走了,又认识了许多新的朋友。

要说浮躁,当今社会真是当之无愧。浮躁到人心缺失,浮躁到良知沦丧,浮躁到了一个特殊评判的时代——看脸估颜值的消费主义新时代。
随着看脸时代的款款到来,各种美容整形如洪水猛兽一般让女孩子们坐立难安。
而整容,被渲染成了这个世界上改变命运的一个渠道。

  而另一个问题是,“我”是否是独特的。如果我们真知识凉宫大神的创物,那岂不是成了旁人的幕布?而如果“我”不是独特的,为何本体灭亡后,整个世界亦偕亡了?

——周国平 《论超脱》

每一个人都是一个意外,也可以活成例外。

    好吧,我承认这话题俗套了,但是任谁都不免怀疑吧:当一轮朝阳冉冉升起之时,昨日的自己,到底是虚幻的,抑或是真实的?

岁月太长,人情太凉,我们终究将记忆搁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Esmerad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