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一切之理想乡

   刚开始看Fate的时候觉得只是一部少女兵器娘的战斗后宫动画,Saber则是这一类动漫中几乎必有的三无少女的角色
   不过随着一话一话的看下去,感觉自己的感情慢慢的陷了进去,陷入到那种简单到纯净的感情中
   徘徊在轮回之外的亚瑟王Saber,宁肯伤害自己也不愿意伤害他人的士郎
   即使历史重新选定,但却无法抹去心中曾经有过的伤痕,但却可以失去现在的美好
   已经经历过的命运我们已经不能改变
   解开了发髻的Saber转过身,在晨曦下睁开双眼
   爱してる
   微笑的沉默,士郎所等待的答案,没有强求,因为一切都已默契
   醒来,发现一切就好像梦,即使是梦,心却是真实的
   闭上眼睛,那个梦也许会延续
   
   明明感觉这么近,但伸出手来也抓不住,即便如此,纵然无法企及,也会有留在心中的东西,在同一时间,仰望着同一颗星星,只要能记住这感情,我相信纵是天涯亦是咫尺,现在我会继续奔跑,以远方为目标的话,总有一天,理想也会触手可及
   爱してる

刚刚看完最后一话,有关圣杯的战斗落下了帷幕,所有的一切都在夕阳下结束。
从一开始,毫无自觉的士郎,到现在,珍惜一切的士郎
从一开始,冷静执著的Saber,到现在,懂得爱惜的Saber
在一场又一场的战斗中,逐渐成长,逐渐懂得了珍惜

目录:
  
  Vol.1 走不出的冬木世界
  Vol.2 天平的守护者 (卫宫切嗣)
  Vol.3 正义的伙伴 (卫宫士郎)
  Vol.4 遥远骑士王的梦想 (Saber)
  Vol.5 永无休止的命运长夜
  Vol.6 无暇湖光 (最终章)
  
  ——————————-
  正文:
  
  Vol.1 走不出的冬木世界
  
    《Fate/Stay
night》是一部在初中时代很喜欢的动漫,翻译为《命运长夜》。
    其实,我更喜欢另一个译名《命运守护夜》,意指Saber和卫宫士郎心中所坚守之信仰。
    抛开在今天看来是渣画质无疑不说,毕竟在06年制作的,同时期的《大剑》的画质更是烂的目不忍睹。真正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川井宪次恢弘磅礴的背景乐,可以说川井宪次将《Fate/Stay
night》的内涵提升到了一个难以超越的高度。一部作品成功绝不会是偶然,Night讲述了Saber和卫宫士郎间最纯真美好的感情。Saber的梦想,士郎的正义之路。
    《Fate/Stay
Night》(命运长夜,又名命运守护夜)在2006年播出动漫后,日本小说家虚渊玄创作了《Fate/Zero》(命运零点)系列四部作品,后以此为原本于2012年被制成动漫。
  《Fate/Zero》讲诉了第四次圣杯战争的故事,和卫宫切嗣立志成为天平的称量人的故事,一个关乎野心,掠夺,赎罪的阴暗故事,连带着切嗣的沉重。
  
《命运长夜》是一个叫奈须蘑菇的人在高中时期的构想,或说是臆想。在冬木的土地上构造了七个魔术师围绕的万能许愿机(圣杯)所展开的战争。名为“圣杯战争”。历史上的名噪一时的人物死后成为了英灵,魔术师们可以召唤这些英灵同台竞技。
    很惭愧的说,我一开始就把士郎看成了‘土郎’。第1话结束时,Saber威风凛凛的出现在手脚无措的士郎面前时,湖蓝的眼睛,考究的契约问答,骑士王的威严,和时代的格格不入,就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其实想写点什么是我看完这部制作立刻就有的想法。但是,当时的话,总觉得不能很好的把握一些东西,思考问题的方式总是局限在年龄的约束下。所以想要时间沉淀一下,找出命运长夜曾经打动我的,以及他想表述的内涵。
    有人说,刻意找出来的作品的内涵,其实都是好事者在挖掘一些连作者都不懂的东西,深以为然。但是,一部好的作品,就是找到读者心中的某种情绪,并且得以在作品上寄托,在读者,作品,作者三者间得到联系,产生一种共鸣。你可以挖掘你的想法放大,成为作者。命运长夜阐述的不同价值观,让每个人都能在7个魔术师间找到自己希望寄托的那个,进行角色代入,这就是成功之处。
    那么,现在就开始这个长夜吧。
  
  Vol.2 天平的守护者:
  
    原本想起名为《天平的称量人》的,这样更为贴切,但却这是个别扭的标题。
    《Fate/Stay
Night》(命运长夜,又名命运守护夜)在2006年播出动漫后,日本小说家虚渊玄创作了《Fate/Zero》(命运零点)系列四部作品,后以此为原本于2012年被制成动漫。
    《Fate/Zero》讲诉了第四次圣杯战争的故事,和卫宫切嗣立志成为天平的称量人的故事,一个关乎野心,掠夺,赎罪的阴暗故事,连带着切嗣的沉重。
    正因为冬木世界发生的种种,魔术家协会和圣堂教会对峙而叠加的不幸,卫宫切嗣要用衡量天平的方法,选择让更多的人生活在和平的世界里,然后借助圣杯的力量,构筑完全和平的世界。
    虚渊玄极其善于塑造人物。小说一开头就给了我一个引人入胜的切入点,由于《Fate/Stay
Night》对我不免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对切嗣这种在Night一开始就被裱在灵框里的人物并没有太大的注意。但是,虚渊玄的《Fate/Zero》让我了解了这个想要做天平称量人的正义的伙伴。
    
    这就是小说的开头:
    
   “ 说一个男人的故事吧。
    比谁都富于理想,也因此比谁都绝望的男人的故事。
    那个男人的梦想很天真。
    希望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能幸福,一直在心底这样祈盼着。
  
    所有的少年都曾经怀抱过这样的理想吧,但是在认识到人生的残酷之后开始失望而
抛弃了幼稚的理想。
    不管什么样的幸福都要以一定的牺牲为代价,像这样的常识,无论哪个孩子都在逐
渐长大的过程中渐渐明白。
    但是那个男人不一样。
  
    也许是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愚蠢吧。也许他哪儿坏掉了吧。又或许他是那种可以被称
之为圣人,背负着常人无法理解的天命的人吧。领悟到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生命都会
被放在牺牲和救赎两个天平上进行称量
  
    明白了绝不能让任何一边的托盘空着
    从那天起他就坚定了要做天平称量人的志向。
    如果想能够更多的,更确实地减少这个世界上的悲叹声,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择。
    为了拯救哪怕只多了一个人这边的托盘,必须打翻哪怕只少了一个人的另一边托盘。
  
    这是一种为了让多数人活下去,必须把少数人斩尽杀绝的行为。
    因此他越为了救人越开始擅长杀人之术。
    那个男人的手上沾满了一层又一层鲜血,但是他从来不后退。
    不管手段是否正确,不管目的是否正确,只是为了让天平更加公正无缪,这是加诸于自己的唯一课题。
  
    生命不分贵贱,不分老幼,都只是一个定量单位。
    这个男人毫无差别地救人,同时也毫无差别地杀人。
  
    但是等他醒悟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如果对所有的人都公平对待尊重他们的生命的话,那和不爱任何人是一样的。
    如果这个铁的规则能够更早的铭记于心的话,也许他还有救。
  
    冷冻年轻的心,使其坏死,让自己完全变成冷酷无情的计测机器的话,他也许会过
上只是冷漠不停地选择生者和死者的生活吧。那样的话便应该没有烦恼。
    
    但是,他不是这样的人。
    别人欢喜的笑容会充满他的胸膛,别人痛哭的声音会击打他的心房。
    他会看到别人的冤屈无法申诉而陪着愤怒,看到有人流着寂寞的眼泪他会忍不住为
其伸手擦拭。
  
    一边追求着超越人世的理想但是,他又是一个太过富于人情味的人。
    这个矛盾,不知为那个男人带来了多少次惩罚。
    也有友情,也有恋情。
    
    即便把那样万般怜爱的一个性命,和其他无数素昧平生的性命同时放在天平左右
    他也决不会放弃自己的原则。
    正因为爱这个人才要把她当成和别的生命一样同等对待,平等地尊重,平等地放弃。
    他永远都是刚和重要的人相遇就转眼失去。
    现在这个男人在遭受最大的惩罚。
  ”
    来自《Fate/Zero Vol1 第四次圣杯战争秘话》
  —————–
  
  Saber是这样形容切嗣的:
  
  “ 在我的记忆中的他用一句话形容的话
    他是典型的魔术师
    对与自己目的无关的东西漠不关心
    排除一切障碍
    虽说不是残忍
    也不是杀人魔
    但是他隐藏了各种感情
  
    也杀掉了各种敌人
    在这之前他所信仰的是什么我不知道
    但是就在目标的圣杯面前
    他却命令我破坏 ”
    
    来自TV版《Fate/Stay Night》
    
  ————————
    切嗣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下作的手段不会得到作为骑士王的Saber的认同,于是让妻子伊利雅成为代理Master。
    
    切嗣赢得战争的手段确实是不合常理的,用一个人质,一纸契约诱骗魔术师用令咒让Servant自尽,并放弃了Master身份。在第四次圣杯战争罪恶云集的诸多Master里,切嗣的所作所为算不上下作。毕竟如果言峰绮礼杀死亦师亦友的远坂时臣都不首先被人诟病的话。第四次圣杯战争毫无温暖可言。切嗣的沉重感是这部漂浮的作品唯一厚重的地方。
    
    切嗣想要成为“正义的伙伴”是童年好友夏利在一个寻常晚上的交谈中确立的
    “切嗣的话,长大了想要成为怎样的大人”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成为 ‘正义的伙伴’ ”
    
    但是那时候还没知道自己的理想是要通过成为“天平称量人”这样艰苦的道路实现。如果早早的知道了这样的人生注定弱小且悲惨,切嗣还会立下这样的宏愿么?
    但是,切嗣也许悲惨,但此刻起,注定不再弱小。
    
    切嗣的父亲是个魔术师,在岛上的村子里研究不死之术,不幸村子里的所有人都因此成为了丧尸。包括切嗣的青梅竹马(夏利)。然后又目睹了圣堂教会和魔术师协会为了掩盖这场闹剧,放火烧毁了小岛。同时切嗣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导师娜塔莉亚。切嗣就用娜塔莉亚的枪亲手杀死了这场悲剧的始作俑者,他的父亲。
    
    心中的正义得到了宣扬,如果在尚可以预见这场悲剧的开始,把天平的两端加以衡量,一边是自己的父亲,另一边是夏利和村里的人们。切嗣一定毫不犹豫的干掉这样差劲的父亲。切嗣再也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
    
    切嗣也再没有犯过这样的错误。
    余下的日子里,直到那一天,切嗣都是在赏金猎手娜塔莉亚的照顾下成长的,切嗣接受了娜塔莉亚的训练,把父亲的魔术回路移植到自己体内,痛恨魔术师的切嗣,如果要拯救更多的人,需要这份能力。
    切嗣生命中迎来真正重要的一天,那一天,切嗣杀死了视如母亲的导师,娜塔莉亚。在另一场需要衡量的天平上,在可以预料后果而尚可挽回的悲剧之前。
    
  ——————-
    娜塔丽雅不会再见到切嗣了,对于这一点,只有切嗣知道。现在的切嗣站在漂浮在水面上的一艘摩托艇上,等待着娜塔丽雅的飞机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之中。巨型喷气式客机在纽约国际机场降落之前需要盘旋一段时间。
  
    “你一直是我的亲人。”
    切嗣轻声地说道,接着将导弹发射了出去。数秒内需要手动制导的导弹。在切嗣将瞄准镜对准娜塔丽雅所乘坐的客机之时。所有有关她的回忆全部都在切嗣的脑海里面重现。
    但是这种痛苦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导弹便锁定了巨型喷气式客机所散发出来的热源。导弹脱离了切嗣的制导,像一条饥饿的鲨鱼一样毫不留情地向猎物扑去。
    导弹正中机翼下方的油箱,切嗣眼看着飞机倾斜着向下栽去。
    之后的崩溃,就好像被狂风吹散的沙画一样——失去空气动力的铁块被摧枯拉朽一般地拆散,化为一片片的微尘静静地飘落在海平面上。迎着霞光飘落的飞机残骸,好似嘉年华上的彩纸一样飞舞着。
    从水平线的另一边亮起的黎明第一缕阳光,最终还是没能照在娜塔丽雅的脸上。独自一人沐浴在朝阳之下的卫宫切嗣,无声地抽泣起来。
    
    自己再一次拯救了很多素未谋面的人。在谁都不知道的时候。
    你看到了吗?夏丽?
    我这次又杀掉了。和杀掉父亲时候一样杀掉了。我再也不会犯当时在你那里犯过的那种错误,我,要拯救更多的人……
    假如切嗣的行为和他的意图被别人知道了的话,他们会感谢切嗣吗?最终免于牺牲在尸食鬼的威胁之下的机场的那些乘客,会赞美切嗣为英雄吗?
    “别开玩笑了……别开玩笑了!混蛋!!”
    握着余温渐渐冷却下来的火箭筒,切嗣向着渐渐明亮的天空大声吼道。
    自己并不想要名誉和感恩。只想再一次见到娜塔丽雅的面容。想要当着她的面,叫她一次“母亲”。
    这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结局。这只是正确的判断而已。毫无办法,毫无反驳的余地。切嗣的判断是正确的。把非死不可的人抹杀,拯救那些没有理由死亡的人。这不是“正义”又是什么?
    已经回不来了。回忆起以前那遥远的面容。在耀眼的朝阳之中,带着温柔的眼神向自己问到“你想成为什么样的大人?”那个时候,切嗣应该回答了——如果自由拥有能够改变世界的能力,如果自己手中拥有奇迹的话,“我要做正义的伙伴!”。
    那个时候的切嗣,还不知道这名为“正义”的天平,将会夺走什么,并且给他带来什么。
  “正义”夺走了自己的父亲,现在又夺走了自己的母亲。留在手里的,只有残留的血液的感觉。甚至连他怀念的权利都被一同剥夺了。
    自己所爱的人。面容也好,声音也好,都无法再回来了。取而代之的是,他们都将在切嗣的噩梦之中一遍又一遍地出现。他们一定不会原谅亲手夺走自己生命的切嗣吧。
    这就是“正义”的选择。追求理想的代价。
    现在切嗣已经无法回头了。哪怕只有半点的踌躇与犹豫,自己所追求的东西就会消失不见。那么到目前为止所付出的一切代价,所有的一切牺牲,都会变得毫无价值。
    自己一定也会遵从心中的理想,然后一边诅咒着,憎恨着,一边去追求理想的实现吧?
  切嗣在心里默默地发誓。
    自己接受这种诅咒。接受这种愤怒。同时也祈求能够有一天,可以流干所有的眼泪,抵达那遥远而宁静的理想之地。
    如果自己手中所承担的残酷.对于人类来说是极致的话。
    那就让自己一个人来擦干着世界上所有的眼泪吧。
    这就是卫宫切嗣少年时代的最后一天——
    坚定地迈向了那充满荆棘而崎岖的道路。
    来自《Fate/Zero Vol4 炼狱之炎》
    ————-
  
    TV版《Fate/Zero》 19话
正义的所在:在拂晓的海面上,无数清晨的海鸟的低空轻快地滑行。切嗣发射出的导弹像鲨鱼捕捉猎物一样射向娜塔莉亚所在的客机上,之后的奔溃,不只是爆炸的四处飞溅的火花,不只是惊慌失措四处逃逸的海鸟,还有切嗣心底无尽的痛苦和沉重。
    又一次拯救了许多拯救了很多素未谋面的人。在谁都不知道的时候。
    会有人感激他吗,不会有。
    如果不射杀娜塔莉亚,就没有这样的痛苦,切嗣会做吗
    也不会。
    如果所爱的人和素未谋面的人都只是等量的衡量单位,那么,只要是倾斜的天平,切嗣没有理由不像更多的人的这一边倾斜。
    
    
    ————-
    
www.4136.com,    他永远都是刚和重要的人相遇就转眼失去。
    正是切嗣得到的惩罚
    不能谅解的天平谬论
    对于切嗣这样的人
    对于他所追求的的这样代价的“正义”
    然而,在冬木世界
    在名为圣杯战争的世界里,这是行的通的
    甚至是唯一可行的
    以低下卑劣的行径所追求出来的无上理想
    用最残酷现实所实现的爱的世界
    切嗣所践行的人生,踏着亲人的鲜血
    如果不去实现的话,死去的人不会原谅自己的
    
  “ 1. 再一次拯救了很多素未谋面的人。在谁都不知道的时候。
    2.
如果想能够更多的,更确实地减少这个世界上的悲叹声,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择。
    3.
即便把那样万般怜爱的一个性命,和其他无数素昧平生的性命同时放在天平左右
    他也决不会放弃自己的原则。
    正因为爱这个人才要把她当成和别的生命一样同等对待,平等地尊重,平等地放弃。
  ”
    每当浮动的目光轻快掠过这样的句子,心里就泛起震撼,然后是心房里堵不住四溢的心痛。如果《Fate/Stay
Night》带来的是亚瑟王光辉梦想的感动的话,《Fate/Zero》就是切嗣打心底沉重的信仰毫无留情的洗礼,
    
    
    他一次次从鲜血和罪恶的泥土中挣扎
    也许并不优美
    但他从来都不是为了自己
    
    有人说,《Fate/Zero》是各种价值观的PK,最后留下了最适合生存的价值观。如果是这样的话,最终的对决在言峰绮礼和卫宫切嗣间展开,这应该是冬木世界里最有生命力的两种世界观。
    绮礼和切嗣
    迷惘和坚定
    堕落和崇高
    绮礼是一个探索内心需求的过程,切嗣是实现内心愿景的过程。
    都有最坚定的意志,最残酷的手段,是你认为人类的原始就是切嗣心中的无尽黑暗,还是你认为切嗣内心深处的悲悯之心的存在不适合在这个世上生存,还是你本能的渴望腐烂战胜崇高,完成心中的某种契合?
  
    实际上,留下的并不一定真正是最适合生存的价值观,本质上是邪恶的圣杯挑选最符合“世间一切之恶”的价值观。切嗣放弃了圣杯,而圣杯选择了打心底腐烂的绮礼。
    第四次圣杯战争能留给我回味的,也就是这些了,至于金光闪闪的吉尔伽美什,不理解骑士王夙愿而莫名其妙暴怒的兰斯特洛骑士,病态的雨生龙之介和丑恶的言峰绮礼。只为了家族荣耀的狭隘的远版时臣,在我心中的天平上,每个人的分量从不是平等的,也不该是平等的。所以,就算加上你们全部,我的天平也远远倾斜在切嗣这一边。
    第四次圣杯战争的最后,切嗣认清了所追求的圣杯不是实现理想的万能机器,而是凝聚了“世间一切之恶”的邪恶所在。切嗣命令Saber破坏带来灾难的圣杯。
    切嗣接受了由“世间一切之恶”诅咒,为了拯救冬木世界的人们。
    又一次为了许多素未谋面的人,哪怕是不理解自己而横加指责的人。
    这一次他牺牲了自己,也终于轮到了他自己。
    
    切嗣失去了往日凌厉的身手,余生的四五年内,甚至没有能力进入森林结界见到幼年的女儿。
    而在第四次圣杯战争过后,余下的四五年里,也再也没有一个人离开他的身边,抱着义子卫宫士郎立志成为下一个“正义的伙伴”的满足中安详的逝世了
    怀抱着如此沉重理想的人,死亡将是异常舒适的解脱吧
  
  
  正义的伙伴们的对话:
  ——–五年前—–
  切嗣: 在小时候,我向往成为正义的伙伴
  士郎: 什么啊,曾经?结果你放弃了吗
  切嗣:
恩,很遗憾,英雄是有保质期的,等到长大时候,也就不好以此自称了
    这一点,我如果能早一点察觉到就好了,
  士郎: 原来这样,这样就没办法了啊。
  切嗣: 说的对,真的是没有办法啊。
  士郎:
恩,既然没有办法了,那就由我来代替你吧,父亲你既然是大人所以不行
    但我还是没问题的吧,交给我吧,父亲的梦想由我来实现
  切嗣: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
  ——-很多年前—–
  夏莉:切嗣的话,想要成为怎样的大人?
  切嗣:我的话,想成为正义的伙伴。
  
  Vol.3 正义的伙伴:
  
    士郎憧憬着将自己从灾难中救出来的切嗣,向往着成为像切嗣一样的“正义的使者”。
    这种意识甚至到了有些扭曲的地步,幼年时的遭遇无疑是导致他这种极端想法的最大因素。
     来自豆瓣网友《永无休止的梦》
    
    士郎在Night的前15话里,都被表现的是一个废材男主角的存在。毫无任何能力的他,怀抱着和自身能力完全不符的梦想,天真的想要帮Saber和Servant(英灵)战斗,结果每次都拖了大家的后腿。还有一直诟病就是,前面闹腾的十几话确实有点像后宫H漫致敬的意思。
    13话开始士郎和凛小组陷入最不利的境地。也是因为士郎的无能和大意,士郎不是魔术师因此无法给Saber提供战斗所需的魔力,Saber耗尽了作为英灵召唤来的魔力,雪上加霜的是,士郎因为大意给小萝莉伊利亚抓走了,小组陷入了小萝莉的诡计中。在和Barserker的战斗中搭上了小组的重要成员,凛的英灵Archer。
    即便看着毫无优点又只会满嘴吵着要成为正义的伙伴的士郎,还有一样与生俱来的天赋(幻想),与之关联的是投影魔术,可以构造任何看过一眼或者凭空想象的宝具。
    有人说这是一部蛇头虎尾的作品,准确的倒不如说,制作者很有心的铺垫了十几话。营造了这么一个废渣男主角的沉默,然后在后期的突然爆发猛然提升了形象。Archer是一个毫无名号的Servant,事实上Archer的真身是未来的卫宫士郎死后化身的英灵,在剧场版里,Arther杀掉了过去的自己,即一无是处的士郎。因为从被切嗣救起的那天,怀有的扭曲的理想。在实现的路上,所遭遇的挫折和巨大的现实反差,让他痛恨起自己,痛恨毫无能力却背负一个虚无幻想的士郎。
    不像让Saber受伤,比起自己,更重视别人,明明知道打不过,即使是乱来也要去战斗。
    TV版中的Archer,虽然也很厌恶士郎,却又无法否定过去的自己,士郎的无知,那份年少时的倔强和盲目但无比坚定的坚持。士郎和Archer总是互相不屑,有过不少针锋相对的激辩,Archer总是轻蔑的一笑了事。其实对于Archer,也是一个自我发现的过程,无论怎样宏伟的理想,无论怎样坚定地追逐,总有疲倦的那一天。如果能够回到最初的时间,找到立下这份理想的初衷,原来是这样简单美好。成长若只是发现昨天比今天的无知之处,想必成长的过程丢失了更多的东西。
    命运让理想两端的自己相遇,两人却是互相的不屑一顾,原本笔直的理想之路,若回头,只该是对昨天的肯定。若展望,也只该是对明天的期盼。中间走了多少岔路,原本单纯的理想被染上了什么杂色。
    Archer在寻找自我的过程中人认定了士郎的价值,却又不肯对士郎承认,这份倔强的相似,竟是从士郎到英灵Archer都没有丝毫改变的。Archer教会了士郎投影魔术的要领,展示了幻想和投影魔术的终极境界—无限剑制。生命的储蓄,苏生魔术得叠加,Barserker的十二试练获得了12次生命,Arther在15话独力杀死了Barserker5次。也认定了自己的过去的存在价值—-士郎的意义。
    第10话:Archer对士郎说,和Servant战斗的话,无论如何都没有希望,那么至少想象一下,要是现实中无法战胜对手的话,就在想象中再现可以战胜它的东西,因为你能做到的事,仅此而已啊,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居然帮助本该杀死的对手。
    第14话:别去想过多无用的事,你能做的事只有一件,去试着把这件事做到炉火纯青的境界,想象的话,你是最强的,别去想什么敌人,你要挑战的,只是自己的想象。
    士郎在16话的爆发令人为之一动,在当时的险境里,除了使用Saber的誓约宝具没有取胜的办法,但是这样,Saber会消失。士郎使用了宝贵的令咒让Saber放弃使用宝具,然后仅凭幻想制造出了Saber记忆里进行王的选定,所拔出的那把石中剑。在清晨初生起的朝阳里,最早起的鸟儿还没有出巢,在川井宪次撼动大地的共鸣中,和Saber合力握剑击杀强敌Barserker时,清彻的森林里温暖的光线适时的照耀在他们稚嫩坚毅的脸庞上,那份由弱小所能爆发的坚韧顽强带给我的感动,也许只是因为当时的年纪,但是,直到今天,也没有其他的什么作品能够用这样的方式打动着我。
    根据传说,Arthur(亚瑟王,既是Saber)有两把剑,一把是石中剑,英译Caliburn,传说拔出此剑者为不列颠之王,在FATE中,Saber进行王的选定时拔出此剑,然其成为Servant
的缘由是因为后悔当初这个决定,希望获取圣杯,回到过去挽回这段历史,“一切是我的过错,所以我要为人民重新选一个合格的王。”还有一把剑,名为湖中剑,有个好听的名称,誓约胜利之剑,英译Excalibur,传说中是湖之女神所赠。
  ———————-
  
    卫宫士郎由杉山纪彰配音,很好的把握了士郎的情感波动,而且,充满一种自我救赎的战斗欲望。当面对言峰绮礼从骨子里腐烂空洞的声音,这份扭曲救赎的可贵和上进,尤显意义重大。
  杉山纪彰声音穿透性很强,是辨识度很高的声音,个人对角色感情把握的十分精准,所以使得他配音过的角色都有着自身鲜明的个性。主要代表作品及角色有:《火影忍者》宇智波佐助
  ——————–
  士郎:
  “
    原本不应该破碎的剑之所以会破碎
    是因为我的想象有破绽
    我应该挑战的是我自己
    容不得一丝的差错和妥协
    想定基本构造
    复制构成材质
    重现累积年月
    凌驾,完成诸多工程
    于此,幻想凝聚成此剑
  ”
  
  ———
  Barserker:
  “ Saber,那就是你的宝具吗 ”
  Saber:
  “ 只是Caliburn选定国王的石中剑
    也是我永远失去了的剑 ”
  Barserker:
  “ 毕竟只是那个男人制造出来的幻想
    是不可能再次存在的剑
    然而,这份幻想也不可小看
    居然以普通的一击
    就毁灭了我的身体七次 ”
  在20话,面对手持天地初开之剑的英雄王吉尔伽美什,士郎凭空幻想投影出了Saber誓约胜利之剑的剑鞘(阿瓦隆Avalon),击溃了万古之王吉尔伽美什。
    阿瓦隆:大魔法师Merlin曾问过亚瑟王,剑和剑鞘选择何者,Arthur选择前者,然而MERLIN说作为王,当后者为优先,王应定,而非战。FATE中,剑鞘是比剑更厉害的宝具,它不仅能防止Saber流血,有非常强劲的治疗效果,而且可以触发最强的守护结界-Avalon-即遗世独立的理想乡。传说亚瑟王的死亡是因为剑鞘被偷了。
吉尔伽美什,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的国王,同时被描述成人类历史上混沌初开的王,接近神的英灵,拥有王之宝库,世间所有宝具的持有者———————–
    士郎扭曲的心态表现在从不会拒绝别人的请求,如果不能拯救所有人,至少不能让身边的人离开。十年前的圣杯战争,只有他一个人被卫宫切嗣救起的现实。使他觉得活着成了死去之人的寄托,无论如何不能轻易的死去。那个男人救起他时满足的笑容,仿佛得救的不是士郎,而是他自己,憧憬着成为当时救起自己的切嗣那样的,正义的伙伴。用他自己的方式,卫宫士郎的方式。
    
  卫宫士郎的沉重:
    活着是死去之人的托付
    不能拒绝任何人的要求
    无视自己的生命
    去帮助任何人
    成为正义的伙伴
  
    
    只有自己一人得救的现实,成了士郎的原罪,必须去做点什么才能弥补这一切。
  
  《Fate/Stay Night》 22话
  得知圣杯的本质后,言峰绮礼问濒死的士郎,想不想得到圣杯。用杉山纪彰的声音,士郎的救赎得到了最大的表现
  
  卫宫士郎(回忆):
  “ 在火焰之中,瓦块之中
    大家都在祈求救赎
    我无视这些自己走着,只想着要自己得救
    (等等。。)
    (救救我。。)
    反正自己救不了他们
    所以没有停下来
    无视许多求救的人的声音,奔跑着
    我想既然都这么做了,自己就一定得活下去
    那份愿望,只有一人实现了
    其他人都死了
    我拼命追赶着切嗣
    我憧憬着拯救别人的正义的伙伴
    心已经变得空荡荡了
    但即使这样还要前进
    我想不挺着胸膛向前进的话
    死去的人不会原谅我 ”
  
  言峰绮礼:
  
  “ 十年前的那场事故
    如果可以将它取消的话
    如果还可以重来的话
    你还想得到圣杯吗
    好了,回答吧
    只要你想要,我就把圣杯给你 ”
  
  卫宫士郎:
  
  在迎着Saber对言峰绮礼表示让出圣杯的讶异中,说出更让人讶异的话
  
  “ 那种东西,不要!
    即使能让过去的事重来
    那份眼泪,那份回忆
    以及那摧残心灵的冷酷的现实
    大家经历了许多死亡及悲伤地那段岁月
    决不能使这些都失去意义
    怀着那份痛苦向前进
    难道不是挽留失物的唯一之路吗
    就像我被他们的死所束缚
    被切嗣的回忆所保护
    回忆将化为一种生
    相信它会改变现在活着的人们
    无论多么悲惨,无法愈合的伤口
    我始终相信这条道路是正确的 ”
  
  接着,卫宫士郎说出隽永价值观的一句话:
  
  “ 我不要圣杯,即使是为了见死不救的那些人
    也绝不能扭曲自己 ”
    如果不仔细看,“正义的伙伴”,“拯救世界”怎么看都是一个中二患者说出的话。也是很多人始终没有看到士郎成长的地方。士郎的成长是飞跃的。
    1. 但即使这样还要前进
    我想不挺着胸膛向前进的话
    死去的人不会原谅我
    
    2. 决不能使这些都失去意义
    怀着那份痛苦向前进
    难道不是挽留失物的唯一之路吗
    
    3. 回忆将化为一种生
    相信它会改变现在活着的人们
    无论多么悲惨,无法愈合的伤口
    我始终相信这条道路是正确的
    士郎比切嗣比Saber更现实的地方就在于,既不相信需要要去挽回不可挽回的过去,也不幻想能够真正的拯救所有的人,只是更珍惜的保护身边的人,是一个比切嗣还有Saber在理想之外都要更加现实的人,更加的热爱现世生活。
    士郎始终是弱小的,即便投影出石中剑,但是在混沌初开之主的英雄王面前,依旧是如同蝼蚁,英雄王能够从他的宝库中取出的可是石中剑的原版。蚍蜉撼树说的是一个不自量力的故事,也是一个壮绝的故事,面对万古之王说出“去死吧,英雄王”所需要的胆量,毫不在意的以弱小抗击强大决心,不是简单的对自我献身的渴求,还有从卑弱中折射的对希望之坚信。
    22话是士郎个人形象的极大升华,彻底的脱离最初设定的木讷无能的形象,士郎的快速成长,真的成了他所想的成为正义的伙伴。杉山纪彰的声音,川井宪次的音乐,士郎所承受的扭曲,都成功加诸到了观者的经历里。过了这么久,无论什么时候看,士郎说出的这些话,都已经不像是以个中二患者对残缺世界观的自行脑补。
    24话士郎感受到了被“世间一切之恶”的圣杯淋到的父亲卫宫切嗣长年以来一直背负着这样的那份沉重,那份罪恶,在摇摇欲坠的深渊里还有许多想要抓住一切希望往上得救的双手,结果是大家一起坠落。切嗣最后的时光就是被这些东西所困扰直到衰竭死亡,用称量天平的方式去拯救是否错误,没有人能够轻下定论。然而正义,还得有人去彰显,士郎和Saber迈入了命运守护的最长夜。
    
  正义的伙伴们的对话:
  ——–五年前—–
  切嗣: 在小时候,我向往成为正义的伙伴
  士郎: 什么啊,曾经?结果你放弃了吗
  切嗣:
恩,很遗憾,英雄是有保质期的,等到长大时候,也就不好以此自称了
    这一点,我如果能早一点察觉到就好了,
  士郎: 原来这样,这样就没办法了啊。
  切嗣: 说的对,真的是没有办法啊。
  士郎:
恩,既然没有办法了,那就由我来代替你吧,父亲你既然是大人所以不行
    但我还是没问题的吧,交给我吧,父亲的梦想由我来实现
  切嗣: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
  ——-很多年前—–
  夏莉:切嗣的话,想要成为怎样的大人?
  切嗣:我的话,想成为正义的伙伴。
  
  下一章,为你讲诉《遥远骑士王的梦想》
  
  Vol.4 遥远骑士王的梦想
  
  Saber由川澄绫子配音,战斗中充斥着王的威严和宽恕,平时的生活里也充斥着和这个时代的格格不入,但是却是很讨人喜欢的灵巧。但是川澄绫子在六年后在《Fate/Zero》中的表现显然没有那么富有感情,或者Zero本身不是像Night这么温暖上进的故事。所以说Night才是Saber表现的舞台。一个柔弱的少女所彰显的王道光芒。
  
  关于Saber还是亚瑟王的时候,有几个经典的镜头
  —————-
  13话(记忆中王之选定)
  大魔术师梅林Merlin:
  
  “ 拔出石中之剑的人
    即为不列颠之王
    阿尔托利雅(Altria)啊
    在你拔剑之前再好好考虑一遍吧
    只要你拔起那把剑
    你就不再身为人类了 ”
  Saber:
  “ 知道了,我是自愿前来拔剑的 ”
  
    少年时期扮作男装的Saber参加王之选定,在梅林大法师面前,在远古北欧权力之树抽取出的进行王之选定的石中剑面前,恬淡而自信诉说将要为民而战的决心,然后坚毅的缓缓拔出石中剑,成为亚瑟王(Arthur),用身体和利剑荫庇了臣民,彰显作为王的王道。
    还有一幕就是,一身戎装的Saber,在一望无垠的原野上,笃定的目视远方,支着誓约胜利之剑。目视大海的尽头—-欧洲大陆上的异动。带领着圆桌十二骑士横扫四合,在千军万马面前接受赞颂:
    
  “ 我们的王即使战争之神
    每次都是亲自站在阵前
    不知败北为何物
    阿瑟王进军之路上没有敌人
    王的英姿自从拔起先帝的剑之后就未曾改变
    王青春常驻
    简直就是龙的化身 ”
    
    尚未寒冷的海洋季风掠过不列颠原野,撩动着王的思绪。已经没有人能够揣摩这位在无垠原野笃定远方的少女的真实想法。王之思虑,没有人能够猜透。同时,亚瑟王也没有太多的注意臣民们的真正想法,身为强者就应该庇护弱小的责任,那么做为王,就应该战胜各种各样的敌人。但是,亚瑟王并不知道人心,平凡弱小之人的想法。
    在要剑还是剑鞘的选择中,亚瑟王选择了剑。
    圆桌骑士们和人民的真正想法是
    
  “ 阿瑟王不知道别人怎么想的吧
    使人民陷入战争怎么能治理好国家 ”
    
    但是没有人认识到,战争是不可避免的,来自欧洲大陆的进攻是源源不断地,历史上,直到今天,不列颠岛和欧洲大陆的矛盾都是客观存在的。
    猜不透的王之思虑,猜不透的剑与鞘之纠葛。
    
    否定自己创造的历史—只有自己一个人得以彰显的历史,选定合适的王,让和平持续的更长时间,这就是Saber想要的。
  
  关于骑士王的价值观,将在番外《圣杯问答》(三王对决)中涉及。
  ——————————-
  士郎想让Saber留下,去留之剑是两人价值观的碰撞
  Saber:“ 我没打算留在这个世界
    得到圣杯的话我就回到过去的我”
  
  士郎:“ 是要弥补王的失误吗
    也不拯救将拼死的自己”
  
  Saber:“保卫国家是王的义务
    是我的力量不够
    至少也该选择合适的王 ”
  更为激烈的碰撞将在《Vol.5 永无休止的命运长夜》中涉及
  ———————-
  22话,亲手毁灭错误的梦:
  
  言峰绮礼:
  Saber,杀死自己的Master
  这样你的愿望就将得以实现
  
  Saber:
  我的。。愿望
  有人比我更能胜任王的职位,如果是那人的话
  可能会让和平保持更久的时间
  我想重新来一次选定
  如果凭借圣杯的力量使其没有发生过
  那场毁灭也一定
  
  士郎:我坚信这条道路是正确的
  
  Saber:
  啊。。
  我想起来了
  我发誓讲承担王的职责后,才拔出了剑
  放弃了许多东西,并为民而战
  我无怨无悔
  只能为自己的一生感到骄傲
  即使结局是毁灭,也不能要求重新来过
  王保卫了国家
  可国家没有保卫王,仅此而已
  虽然结局很悲惨
  但只要过程中没有半点瑕疵
  就根本没有必要去奢求
  为了得到它,放弃了许多东西
  但即使这样,有一样东西我也守护到了最后
  我始终胸怀着它
  至少将这场没有被实现的梦,亲眼目睹到了最后
  回忆结束
  以王的威严发声:
  我想要圣杯
  但是,不可能杀死士郎
  不理解吗,下等之人
  我说比起那样的东西,更想要士郎
  (也是更认同士郎的价值观,根本不可能从新来过)
  若圣杯是污我之物,那我就不要
  因为我想要的东西,已经全部齐了
  
  ——————–
  真对不起,为了那种事,用了你的剑鞘
  不,而且,我觉得很高兴
  即使没能保护好任何东西的我
  还是救了士郎,你的命
  切嗣做的很对,圣杯并非我所需要之物
  (切嗣的理想和所背负的沉重现实,比谁都更先明白了这个道理)
  切嗣一定是有所察觉了,根本无法重新来过
  即使这样,我以往还一直欺骗着自己
  
  谢谢
  多亏了你,我终于找到了应走的道路
  那个圣杯,还有我
  都是不应存在的梦
  即使这样,希望你还是可以原谅我
  
  虽然身处错误的愿望无法被实现的岁月之中
  但这份弱小,是某一位少女见到的一时的梦
  —————
  《Fate/Stay
Night》关于回忆的拿捏,总是恰到好处。奈须蘑菇诗句般的语录,川澄绫子铿锵美感的声音,川井宪次诡异多变的配乐,铸就了Saber简单美好的亚瑟王时光。Night很多时候就是靠着这些足够单纯,足够美好的事情打动人的。一部好的作品,总能让人的某些情感得到寄托。
  1. 虽然结局很悲惨
    但只要过程中没有半点瑕疵
    就根本没有必要去奢求
  
  2. 我始终胸怀着它
    至少将这场没有被实现的梦,亲眼目睹到了最后
    
  3. 虽然身处错误的愿望无法被实现的岁月之中
    但这份弱小,是某一位少女见到的一时的梦
  反复的默念士郎和Saber的两场回忆的这些话,不知不觉陷入了冬木世界,再也走不出来。心头的治愈,恬淡的心绪压着万千感慨,以至于感觉,想要用最贴切的语言去描述,都觉得空洞苍白,太过浮于表面。《Fate/Stay
Night》的精髓,在于用简单引起心头的无形共鸣,当真的要去捕捉,真的要刻意去感受,却什么都没有了。奋力握起的沙,总有漏缝的手。那份共鸣,就像纠缠的量子,因为刻意的测量而变质。
  
  下一章,为你讲诉《Vol.5 永无休止的命运长夜》
  
  Vol.4 永无休止的命运长夜
  
  从这章开始
  讲诉命运的两个最长夜
  
  卫宫士郎毫无疑问是个典型的理想主义奉行者,他始终坚信自己的理念,并不断的为其努力,仿佛即使遭受再大的挫折也丝毫不会动摇自己的信念。从对自我信念的固执程度来看,他其实和Saber是很相似的存在。
    
  Saber和士郎,还有切嗣,三人都是理想主义的奉行者,所以才是被我挑中的原因,喜欢这种为了未尽的事业,付出徒劳的努力。明知是不可能实现的理想,心里比谁都要清楚地明白,却还是义无反顾的要去实现。无论多么卑微,多么被人耻笑。这样的愚蠢,这样的义无反顾,必是心中做了无数次痛苦的抉择,早早放弃了常人所不舍放弃,接受了常人所不可接受,追求着常人所不敢追求
  
    士郎想要挽留Saber留在现世,为了自己而活,身为王的责任,战斗到了最后一刻算是尽到了吧
    但是Saber不愿意为了个人狭隘的情感,丢弃身为王理应背负的责任。
  
  20话,冬木大桥,黄昏
  “ 你只是把个人的感情用王的职责把它掩盖起来罢了
    你说只有战斗才是你的本意
    只不过是你为了敷衍自己而自欺欺人而已 ”
    
  “ 其实我这剑也不是你的本意吧 ”
  
  “ 士郎,就算是你,我也不允许你继续侮辱我 ”
  
  “ 被我言重了才不耐烦了吧
    因为一旦承认就是去了战斗的意义 ”
  
  “ 我,除了战斗之外别无选择 ”
  
  “ 从今以后你要为了自己而活
    不要把圣杯为了与自己无关的人使用
    Saber要在这里获得幸福 ”
    (夕阳迅速落山,每个人心里都不蒙上了一层不悦)
  
  “ 我签订了必须遵从你的契约
    但是,并非连心也要托付与你,Master
    王的誓言不能反悔
    我有必须完成的义务
  
    我的愿望从开始就只有一个
    从我握剑那刻起
    这份誓言
    就注定永恒不变 ”
  
  士郎:
  
  “ 那么我告诉你
    就算结局再悲惨
    也不可能改变过去
    因为没有做到就像重新开始
    这不是跟小孩子的无理取闹一样吗 ”
  
  (有那么一会,Saber为士郎说出不可能改变过去震惊于这样惊人的现实,但是,骑士王的梦想,是不能和小孩子的无理取闹相提并论的,真是个失败的比喻)
  
  “ 士郎的话
    我本来以为能够理解我的
    今天虚度了整整一天
    到头来你只想说这些吗
  
    请不要得意忘形了
    你这个区区人类
    能理解我什么事
    你没有资格干涉我的领域
  
    说什么多为自己着想
    这对士郎而言不也是一样吗?
    比起自己更优先考虑别人
    是死者的想法
  
    不懂得衡量自己生命轻重的蠢者
    竟然还能信口开河
  
    被说到痛处了吗
    那就干脆点
    把契约解除了也行
    然后就由我一个人来打到Master
    将圣杯拿到手中
  
    我的目的只有圣杯
    除此之外的事情都是多余的
    士郎,你也不例外
  ”
  
  然后Saber惊讶的看着士郎独自跑开了,抛下了她。
  
  战斗不是Saber的本意
  握着剑却是Saber梦想
  只属于骑士王的梦想
  士郎此时还不能理解
  只有战斗才是她的目的
  一心想要拿到圣杯
  回到尚可挽回的过去
  从新进行王的选定
  化身做人民的剑
  保卫了国家,荫庇臣民
  才是Saber的荣耀
  不允许被任何人玷污的荣耀
  其实和士郎的梦想并没有太大的冲突
  只不过两人都是心疼着彼此一心要包揽所有的责任才是冲突的根源
  
  冬木大桥是在Fate里是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很多时候都能想起士郎和Saber在黄昏激烈的争辩这一幕。责任的归属,Saber的归宿都没有定论。夜晚很快降临了,每当握起誓约胜利之剑时透露坚定必胜眼神的Saber,在冬木大桥的华灯初上的时刻,一抹寂寥的眼神,冬木桥下流过的河水马上就在尽头的入海口交汇,是流向了归宿,还是流向了未知?总有海鸟在将黑未黑的天色里轻快的掠驰,漫漫天际,没有哪个终点是它永远的家。
  ————
  夜已经很深了,看着一路找来的士郎
  
  “ 我找不到。。方向了
  
    士郎不是说随便我了吗
    所以我就试着随自己去了
  
    但是我不知道该做什么
    想做些什么
    一直在想该去哪里 ”
    
    心理学认为,从背后主动拥抱对方代表一种保护,表示拥抱者愿意主动给予被拥抱者爱与关怀。
那一晚其实还经历了和英雄王的战斗,一个给我有感觉的镜头,当四面面敌,生死未知的时候,士郎从背后拥握着saber的手,教她怎么把圆萝卜翻卷着用刀锋切出薄薄的一片。
这个时候,是暧昧对象之间谈严肃话题的最好时间,士郎续续慢慢地说着,请求saber留下来,放弃在已成定数的历史中重新选王,在现世和他一起生活下来,saber告诉他不要再说了,自己必须对得起人民和国王的使命
  
  “ 得到圣杯之后,我希望你能留在这里
    为了自己而欢笑
    希望你能和我在一起 ”
  
  “ 请不要让我困扰
    你这么做我会不高兴 ”
  
  “那就释放出来吧”
  
  “ 士郎你太狡猾了
    知道了我的过去,好几次进入我的内心
  
    明明已经知道我的回答了
    明明已经知道我背负着多沉重的罪孽了
  
    虽然我不够资格
    但还是被授予了统治国家的责任
  
    无法完成那责任的我
    无法拥有这样的自由 ”
  
  士郎抱住了Saber的双肩
  
  “士郎 我。。”
  
  那一天,那一晚就这样结束了
  在圣杯战争最后战役之前的夜晚
  
  21话是Saber情绪波动最大的一话,从坚定地认为自己理想的正确,到开始犹豫迷茫,再到《Vol.4
遥远骑士王的梦想》说到的在言峰绮礼即将奉上的圣杯面前选择士郎,放弃圣杯。亲口否认错误的理想
    虽然身处错误的愿望无法被实现的岁月之中
    但这份弱小,是某一位少女见到的一时的梦
  但是却不值得后悔,或再去改变
    我无怨无悔
    只能为自己的一生感到骄傲
    即使结局是毁灭,也不能要求重新来过
    王保卫了国家
    可国家没有保卫王,仅此而已
    虽然结局很悲惨
    但只要过程中没有半点瑕疵
    就根本没有必要去奢求
  Saber和士郎的心结都解开了,守护命运的长夜迎来了黎明
  
  下一章,为你讲诉《无暇湖光》
  
  Vol.6 无暇湖光
  
  最后的战斗:
  
  “ 这场战斗无论哪方胜利
    Saber都会消失
    从这个世界消失
    回到她本该会到的正确的时间里
    现在的话还能回头
    还可能找到不会失去Saber的办法 ”
  “ 但是,只有她的荣耀,我不能去玷污”
    
  正义的强者同痛苦为伴,用失去换取追求。切嗣可不会这么犹豫吧
  士郎回头看见Saber莹莹的湖光之眼。情绪显然收到了很大波动
  然后士郎笃定地说:
  
  “走吧,最后的战斗了”
  
  ————–
  最后的战斗扣人心弦的地方在Saber和吉尔伽美什之间,淋到“世间一切之恶”的士郎感受到了切嗣常年背负的沉重罪孽,士郎同调了Saber的剑鞘,触发剑鞘Avalon的终极防护—-理想乡。
  “士郎,原来,你就是我的剑鞘”
  “她做了一个梦,理想乡”
  Saber战胜了英雄王,士郎结果了言峰绮礼。
  用言峰绮礼当初从远版时臣得到的毕业短剑Azoth剑。
  十年纠葛,十年羁绊,结束了。言峰绮礼,远版时臣,卫宫切嗣,圣杯战争的所有。
  第五次圣杯战争结束了,也成为最后一次圣杯战争。
  
  ————-
  破坏圣杯:
  
  “士郎,请用你的声音对我说”
  “我以最后令咒令之,Saber,完成那个使命”
  
  挥力一击,漫漫长夜被誓约胜利之间斩破
  
  Saber,典雅的发髻飘散开来
  守护命运的长夜结束了
  Ex劈开了拂晓之光
  最后的令咒消失了
  
  目睹远方的Saber留恋的回头
  希望的朝阳尚未在山岗升起的时刻
  
  “这样就是结束了吗”
  “对,这样就结束了”
  “化做你的剑讨伐敌人,保卫了你的身体
   能实现这份约定真是太好了”
  “对,做得好”
  
  在最后,温柔的晨光轻拢着两人,Saber用坚定的语气温柔地说出了
  
  “最后得传达一件事”
  “士郎,我爱你”
  
  来自遥远的触不可及的骑士王的爱语
  然后在灿烂的阳光中,消逝
  
  太阳从山岗上升起了,想必也温暖了Saber心中的血染之丘
  有那么一会,士郎觉得不能适应初生旭日的耀眼,如同骑士王的光辉
  下意识的用手挡了挡刺眼
  
  也就那么一会的时间
  当猛然松手勉强适应瞳孔的急剧缩放时
  所能拼命铭记的只有光线了
  面临这份光辉,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冬木的世界平静了
  
  “真像你的作风啊,Saber.”
  
  士郎笑了,把那句爱语放在心里。
  ——–
  “ 总有一天记忆会变得模糊
    她的声音,她的一些动作或许会逐渐淡忘
    但即使这样,唯独我喜欢过Saber这件事我会永远记得 ”
  
  ——————–
  到这里,Night的故事该结束了。
  
  无暇湖光
  
  骑士王:
  “ 贝狄威尔,我做了一个梦
    我平时都不常做梦的
    做了一次宝贵的体验 ”
  
  贝狄威尔:
  
  “ 那么。。
    请尽情的休息吧
    再次闭上双眼的话,一定又能看到梦的延续 ”
  
  “ 梦的延续?
    能梦见相同的梦吗? ”
  
  “ 贝狄威尔,拿着我的剑
    穿过这森林,穿过那血淋淋的山丘
    继续走会看到水湖,把我的剑投进其中
    去吧,贝狄威尔 ”
  
  ————-
  士郎心语:
  
  “ 明明感觉距离很近,但伸手却又抓不到
    即使这样,即使无法企及
    也仍有留在心中的东西吧
  
    曾身处同一时间层次,曾仰望同一片星空
    只要记着这些,即便互相远离
    也仍然可以相信我们还是同在
  
    现在要不停地奔跑,以远方为目标的话
    就算目标远大
    总有一天,会赶上那目标 ”
  
  —————-
  无暇湖光:
  
  “ 王,剑已经送到湖之女神手里 ”
  
  “ 是吗,挺起胸膛吧
    你捍卫了王的命令
    贝狄威尔,这次一睡
    会稍微长一点 ”
  
  夕阳的光芒倾洒在大地上,亚瑟王闭上了眼睛。 你看到了吗,亚瑟王。
  那梦的延续……
  
  无暇湖光是兰斯特罗骑士的宝具,在这里,代指Saber作为亚瑟王最后的时光,象征纯真美好的骑士王梦想的终结,Saber抛弃了誓约胜利之剑,搭乘一叶扁舟,飘向了王者们死后的故乡—理想之乡
  
  ———————————————-
  ———————————————-
  End.(以下评论引用自豆瓣网友)
  Saber长发的样子,最后说过的那些话,都是梦的延续,长眠在每一个王的Avalon理想乡。当结尾Saber说,这个梦可能会有点长时,她闭上眼的那一瞬间,命运渡过慢慢长夜,一副画面却永恒定格在了时间和维度永远达不到的点——吾王站在漫漫原野的尽头,长发温柔,眼神坚定,笃向远方
  
  ———–看到Saber转身回来说我爱你的时候,相当的难过,Saber最后在树下静静的死去,这一幕真的让我说不出话了。Stay
night正真精华的也正真吸引我的地方其实也就这几个地方,让我很难以释怀。我觉得就这些足以盖过前面鸡肋的地方让我喜欢上这部片子了。
  
  ———–
  说明:正文用宋体书写,楷体字为引用或对话,无特殊说明的楷体字引用自网络

每个人都努力的为了愿望而战,又在战斗中成长。
不管他们的愿望是什么,都是为了自己最深的追求。
无论哪个英灵消逝的时候,心里总不免有些哀伤。
他们,都并不邪恶,只是因为孤独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