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大家玩游戏或者看fate zero

推荐大家玩游戏或者看fate zero

我首先接触到了游戏,然后看了fate
zero(原创的小说,写的是10年前的那次第四次圣杯之战,虽然结局已经注定,但过程无比精彩!)
小说的作者是虛淵玄 插图是武內崇。
小说真的超赞,摆脱了许多全年龄话的成份,写得更深入,更合理,更黑暗,更有趣!
里面每一个都是主角,每一个servant都相当的出彩!
特别是亚历山大,一个男人,一个征服王,他在征服一切的道路上征服了读者的心,和他的master韦伯一起把圣杯之战变得惊心动魄!你会不由自主的和亚历山大一起咆哮,一起征服!

上周讲到FGO的成功,有三位大神功不可没,他们分别是制作人岩上敦宏、脚本监督奈须蘑菇和另外一位神秘人物。

“谁能理解,为何这是我的命运?”

他就是……

“若这已是我的命运,又有谁能理解?”

图片 1

Fate/Zero自始一直在问的,便是这些问题。每一个出场的人物,无论是切嗣,Saber,爱丽,还是时臣,雁夜,韦伯,甚至金闪闪,每一个人,都在用他们自己的故事回答这个问题。

美腿贞德镇楼

“我的命运,谁能理解?”

他就是FGO故事的模板轻小说Fate/Apocrypha的作者,号称“神之东出”的东出佑一郎。

【Fate/ First召唤时的“理解”】

东出佑一郎,fate的粉丝一般会亲切的称呼他为“神之东出”。之所以这么称呼他,是因为这人总写一些奇奇怪怪的设定,引得粉丝不满意。而他又总是在粉丝已经接受了那些奇怪设定的情况后,自己跳出来道歉,说自己错了,外加吐槽自己作品一番。

理想状态下,Master和Servant之间的契约成立之初,便是通过恰当的魔法阵/术式与触媒(圣遗物)来建立召唤,然后借由Servant和Master之间的相互选择最终形成互相羁绊的契约。在法阵和术式成立的条件下,触媒往往是能否召唤出指定Servant的关键。举个例子,在FSN中各项指标一等一的澟想召唤的是Saber,却因为没有触媒“遗世独立的理想乡”(誓言胜利之剑的剑鞘)而出现偏差召唤出了红A。而FZ中,几位大角全部都是通过触媒召唤出来的:Saber的剑鞘,大帝的披风,金闪闪的蛇皮(——),包括狂战士都是明确提到有触媒的。触媒正是Servant和Master之间的第一层理解——Master出于怎样的理由,希望Servant有怎样的能力,想要怎样的Servant,于是找到怎样的圣遗物做触媒。最后对应各圣遗物的Servant和召唤他们的Master进行初次“神交”,进而与之达成契约。FZ的第一集第二集都是在铺垫这第一层面的“理解”,你想要谁,你怎么看待它等等,都是M和S间心意的首次互通。

就是因为这样,粉丝对他又爱又恨。

【Fate/ Second交流时的“理解”】

同事,虽然他的文笔没有奈须蘑菇或者虚渊玄那么优秀,但由他所写的轻小说fate/stay
night,翻拍成动画的效果是最好的

召唤出Servant后,M和S就成为形影不离的X友状态,于是彼此间会聊八卦聊家常。这一阶段便是加深彼此理解的过程。在FZ中这一过程达成最成功的有两组人马:大帝韦伯和蓝胡子龙之介。其他人呢?Saber和切嗣间几乎无交流,不过幸好有代理Master爱丽;雁夜和狂战士不可能交流;金闪闪不屑于和无趣时臣聊,专心勾搭言峰;枪花之于教授正如刺客之于言峰除了是工具意外别无它用,无有效沟通。M和S的沟通不但对丰满剧情起到帮助,更重要的是能突出FZ对“理解”的诉求——仅仅把Servant当做追求圣杯的工具只会引起悲剧,只有理解Servant对圣杯的执着,甚至是对世界的执着后,才能真正成为即使没有最强魔力也是最强Master的存在(E.g.
2B土狼 in FSN)。

相反,写作更讲究的虚渊玄,他的小说在翻拍成动画时,却很难有很好的效果。最典型的一场戏就是zero中的“三王会”

【Fate/ Third 战斗时的“理解”】

战斗时,命令Servant如何战斗,如何协力合作等等都是在考验之前理解度带来的默契度的时候。不理解Servant的Master根本无默契可言,比如教授和枪,简直从头到尾就违和的一B,如果不是枪的“愚忠”,教授早就该挂了。还是那句话,要发挥Servant的最大战力,请理解他们的执念,请善待师徒(咦,哪里怪怪的)

图片 2

【Fate/ Fourth关于“三王”】

三王会参与者金闪闪、征服王、呆毛王

FZ中非常出彩的一幕便是三王“圣杯问答”。这一幕将三位王者的“王道”通过问答的方式呈现出来。大帝的“快意恩仇征服王说”,呆毛的“殉王道者骑士王说”,金闪闪的“天上天下唯英雄王独尊说”,无论哪一种,都是曾经存在过的王道。放在天朝,呆毛就是那种一天“孤家”“寡人”的战国时代君王,是那种为天下人请命那怕以吾命抵之的牺牲自身为苍生的王;金闪闪是一天“朕”啊“朕”的自命不凡非他不可的始皇或者之后几朝的开国皇帝,就是那种全天下的胎都是我堕的全天下的爱都是我做的(咦违和感又出现了——)的那种确实有实力但是很傲娇的王;至于大帝,似乎除了成吉思汗也找不出其他比拟,他确实如铁木真一般豪情万丈,呼风唤雨,识英雄重英雄。三王的差别在对圣杯的执着上也有所体现,一个想借圣杯之力拯救过去的国家,一个想借圣杯之力获得肉身续写新的神话,一个只是觉得圣杯是自己的。三王问答后,大帝理解了呆毛的执着,一如爱丽切嗣夫妇甚至后来土狼一样,大帝懂了呆毛的王道。金闪闪是认同大帝的王道的,但是对呆毛的王道表示感兴趣。Both呆毛和大帝都觉得金闪闪是神经病(——),事实上玩过FSN的人或许了解直到最后金闪闪的王道才是“连圣杯都无法污染的纯粹的王道”。
吉尔伽美什是史诗记载的人类的第一个王,直到他死都没有走下王座与民同乐或同愁过,因为他拥有一切。而后来的王,大部分是需要与子同袍与子同仇与子偕行最终与子共享天下的,没有子民就没有王,所以后来的王都是走下王座后再上王座的王,亚历山大和亚瑟都属于这样的王。而亚历山大的征服始于其父皇的那句:“我的儿子,找一个适合你的王国吧,马其顿太小了。”他在征服中找到快乐,三十几岁病逝却为他留下了值得接受和回忆的史诗,那些关于不败的征服王的史诗,所以他渴望新生,去创造属于征服王的新的命运之旅。至于亚瑟,她有十二场不败之战,可她最后被自己的子民背叛,被信任的骑士说“亚瑟王不懂人心”,甚至被她一手统一的王国在她死前分崩离析,她是真正可悲可叹的王。三位王,三种截然不同结局,也就造就了三种全然不同的王道。呆毛之悔的起因,大帝之乐的原由,闪闪之傲的来源,若看不通透,何谈三王论道。这三王的骄傲和荣光,遗憾和后悔,除了他们自己,谁能理解得了?

正因这样,东出的轻小说改编的动画粉丝往往很买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