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样多年我们都误会了,王母和玉皇大天尊根本不是两口子

那样多年我们都误会了,王母和玉皇大天尊根本不是两口子

  内容提要:柯素芝(Suzanne
Cahill)《宗教超越与神圣激情──中国中古时代的西王母》一书总结过去近百年来海外汉学界在历史学、文学、宗教学、神话学、考古学、性别研究等诸多领域的成果,体现了西王母研究的多元化方向。该书以晚唐道教仙传《墉城集仙录》和500多首唐诗为讨论材料,对于同一主题的宗教文本与世俗文本进行对读。六朝以来道教上清派道经对于西王母的改造,渗透到了世俗文学之中,使得唐诗中的西王母题材具有了宗教的神圣的激情。

图片 1

杜光庭简介

  关键词:西王母;海外汉学研究;唐代民间信仰;道教文学;杜光庭

在大多数人心目中,王母娘您不仅是天上的女王,而且还掌管着人类的幸福和长寿。她不仅法力大,而且她的仙桃威力更大。传说她的仙桃三年前一熟的,人们吃了能成仙成道;六千年一熟的,人们吃了能长生不老;而九千年一熟的,吃了能与天地齐寿,与日月同庚。

杜光庭,字宾圣,号东瀛子、青城先生、广成先生等,唐末五代著名道士。推断生于唐宣宗大中四年,卒于五代后唐庄宗长兴四年,享年八十四岁。出生及家世不可考,可能是处州缙云人。杜光庭年轻时就读于上庠国子监(相当于今日国立大学),遍览群书,先读天文、神仙,再读经、史、子、集。唐懿宗咸通年间(公元860年——公元873年)因为科举落榜,遂进入天台山学道,拜应夷节(公元810年——公元894年)为师。唐僖宗时,宰相郑畋(公元825年——公元883年)将杜光庭推荐至朝廷,僖宗召见,赏赐紫服、象简
,赐号「弘教大师」,为上都太清宫内供奉、麟德殿文章应制,也就是受皇室供养,并且为皇帝赋诗作文。杜光庭出入宫廷内院,屡次主持皇家祠事、设置道场举行斋醮仪式,颇负盛名,成为当时的道门领袖。黄巢之乱,中和元年、光启二年长安两次沦陷,杜光庭随僖宗避难,在四川停留过一段时间。光启三年,杜光庭离开唐朝皇室,选择到青城山隐居,受前蜀皇帝王建(公元847年——公元918年)赏识,称赞杜光庭「非止善辞藻,已有经国之大才」,足见其不只擅长撰写文辞,也有治理国家的能力。永平三年,王建任命杜光庭为金紫光禄大夫、左谏议大夫,封蔡国公,进号「广成先生」,后为户部侍郎。干德五年,后主王衍(公元901年——公元926年)拜杜光庭为师,受道箓,尊杜光庭为传真天师、崇真馆大学士。不久便辞官,归隐于青城山。后唐庄宗长兴四年,杜光庭向弟子述说梦见自己朝谒上帝,可能即将离开人世,某一天,杜光庭身着法服,礼拜上天,登堂端坐而逝,葬于青城山清都观。


王母娘娘,也称西王母,始见于《山海经》,因为她居住的昆仑山位于西部,所以叫做西王母。王母娘娘在道教当中的地位非常高,经过历史的演变,民间宗教认为她有长生不老的药,因此广受崇拜。

杜光庭广泛研究并整理道教教义、哲学思想、科仪、符箓、修道方术等等,著述和编纂的道书数量颇多,成为晚唐道教经典的集结者。这些道书的内容,一部份带有宗教神异的性质,一部份则可作为历史材料,供研究者参考。在经典注疏方面,杜光庭根据唐玄宗注《道德经》为底本,旁征博引历代注解者达六十余家,于公元901年完成《道德真经广圣义》,内容阐述经典义理、规范道德,除了建立道教的宇宙观、整理出一套道教的宇宙开创学说,也解说太上老君的起源、本质、法号、降生、历代应现、演教行化等等,对唐代的老君崇拜赋予清楚的定位。另外,杜光庭也曾为《阴符经》、《清静经》作注。

  近代学术建立以来,西王母研究一直是神话学、历史学、文学、考古学、宗教学等众多学科的重要课题之一,取得的学术成果相当丰富。[1]近百年来,海外汉学界诸多学者亦着力于西王母研究,沙畹(Chavannes)、鲁惟一(Michael
Loewe)、包华石(Martin J. Powers)、小南一郞、巫鸿(WU
Hung)等学者的相关研究,呈现出不同视角的研究方法与文献处理方式。近年来,这些海外西王母研究逐渐被推介到中国学界,其中尤以小南一郞、巫鸿的研究最为学者所熟知。[2]

图片 2

杜光庭记录不少名山洞府,如《青城山记》、《武夷山记》、《续成都记》。公元901年编录的《洞天福地岳渎名山记》综合前人看法,叙述各类洞天福地的位置、地理形势、神仙人物等,呈现出一套独特的道教世界观,是道教神学地理的代表作之一。

  1993年,美国斯坦福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柯素芝(Suzanne
Cahill)的《宗教超越与神圣激情中国中古时代的西王母》(Transcendence and
Divine Passionthe Queen Mother of the West in Medieval
China)。这是一本在西方汉学界拥有广泛影响的西王母专论,此书甫出,《通报》《哈佛亚洲研究》等6家西方汉学权威期刊纷纷刊登柏夷(Bokenkamp)、太史文(Stephen
Teiser)
等著名学者的书评,对此书褒扬有加。鉴于国内西王母研究仝人对于柯素芝及其研究成就尚未给予关注,本文拟对该书所代表的海外西王母研究进行简要介绍,并对该书所反映的西方多学科研究背景、研究突破,以及研究缺陷等问题加以评述。

矛盾在《中国神话研究初探》中提出了颇有影响的西王母“三期演化说”。在最初的《山海经》中,西王母被描写为豹尾虎齿,蓬发戴胜的异物。但是,近年来有学者认为这种描写反映的是古时西部部落的虎豹图腾崇拜,而西王母极可能是一位母系氏族的部落首领。

关于志怪、仙传、文学、历史类,《录异记》收集当时的奇闻异见、神怪变异之事。《墉城集仙录》专门记载历代女子成仙的事迹,多取材于道书、仙传。《神仙感遇传》主要收集人与神仙相遇、感应的故事。《道教灵验记》采集汉魏至唐代的灵验事迹,宣扬天道罪福报应的理论,劝诫世人为善去恶、信奉大道,取材丰富,保存不少道教历史、人物、宫观、符箓、科仪的材料。《广成集》是杜光庭的文集,主要收录举行仪式所须之表文、斋词、醮词。较具文学性的,如《毛仙翁传》、《虬髯客传》、《豪客传》,在〈序毛仙翁〉一文中,杜光庭借毛仙翁表达自己对修行体道的完整概念,是相当成熟的作品。公元884年,杜光庭随唐僖宗入蜀之前作了《历代崇道记》,记录历代帝王崇奉道教、建立道观开度道士,并宣扬太上老君为唐代皇室始祖,显现出唐代皇室尊崇道教的情况。

  一、多学科交融的研究背景

展开剩余72%

杜光庭尤其致力于斋醮科仪的整编,经常感叹道法科教在陆修静(公元406——公元477年)撰集之后,经过很长的时间,几乎要荒废、衰亡,故竭尽所能地搜集、整理科本,阐述道教礼仪观念,考证经典的真伪,让天下道士有可以遵行的范本。光是现今留存于《正统道藏》中的便有二十余部,如《太上黄箓斋仪》58卷、《太上正一阅箓仪》、《太上宣慈助化章》,以及多部醮仪、忏仪、斋仪、拜表仪、行道仪等等。有的作品明显经过后人增补,如《道门科范大全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