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轶事故事

上古轶事故事

内容提要:神话在文明时代经由不同意识的加工而衍生不同的意象。女娲神话在秦汉公共政治意识玩味中生成了具有补天和造人功能的圣王形象;在唐宋诗性玩味中,结合寒士体验又生成表征私人化情怀的顽石意象,成为《红楼梦》贾宝玉的性情基础。从圣王故事到顽石意象,显示了女娲神话之意义由公共政治领域向私人情感领域的流转,在神话流变中有代表性。关键词:圣王;顽石;玩味;寒士体验

图片 1

伏羲、女娲的神话,自古以来流传于我国广大地区,包括少数民族地区。特别是女娲,传说她抟黄土造人、化生万物,汉代许慎的《说文解字》称她是“古之神圣女”。古书上还说,上古天有缺漏,女娲曾炼石补天。这个故事被曹雪芹写入《红楼梦》,产生了巨大影响。有的神话说,伏羲、女娲是兄妹;有的说是夫妻,上古发生大洪水,他们躲入葫芦,得免洪灾,出来后成为人类的祖先。那么,女娲、伏羲的神话故事具体有什么意蕴呢?


神话,简单地说就是关于神的故事,但若对其深层的内涵性质做出界定,则有不同的看法。

天地人间的变化源于阴阳两气消长变化

任何一个民族的神话形态被创造出来以后,是作为一个确定统一的形态流传千古呢?还是被不断加工和重新书写?换句话说,我们今天所知的神话,是蛮荒时代的祖先早就编造出来供后人享用呢?还是由后人在不同的意识背景下再造的?只要对中外任何一种神话作考察,答案不言而喻。卡西尔《人论》论及神话时指出:不能把神话归结为某种静止不变的要素,而必须努力从它的内在生命力中去把握它,从它的运动性和多面性中去把握它,总之要从它的动力学原则中去把握它。[1](97)正是从动力学原则出发,女娲神话研究者杨利慧博士专门撰文探讨神话的重建问题,指出神话总是处在被不同个人,出于不同目的的需要和旨趣而不断对其加以重建的过程中[2]。这说明,神话本身有一个不断流转变形的动力机制;我们所知的大多数神话的故事和意象形态,与其说是人类童年的产物,不如说是文明时代不同意识体验的产物。本文对女娲神话流变的分析,主要显示汉代帝王意识中补天圣王的塑造、唐宋诗词中结合寒士体验的弃石意象的诞生以及《红楼梦》中顽石意象作为贾宝玉表征的意味。(一)女娲神话在原始初创时期到底是怎样的故事形态,现在已不得而知。今天所知的女娲故事,已经是后世意识加工过的形态。在中国传世典籍中,女娲之名最早见于战国中期编成的《山海经》中:有神十人,名曰女娲之肠,化为神,处栗广之野,横道而处。(《大荒西经》)十位神人为女娲之肠所化,说明女娲为民族创生之神,与世界各民族创世神话中神死后身体器官化为万物的思路一致。随后《楚辞天问》发出这样的追问:女娲有体,孰制匠之?姜亮夫先生以为有是育字之讹误,盖南楚有女娲化生万物之说[3](331)这说明在秦汉以前,女娲神主要以化生功能为主。从化生功能开始,经由汉人的想象,出现了女娲抟土造人的故事:俗说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抟黄土做人,剧务,力不暇供,乃引绳於縆泥中于举以为人。故富贵者黄土人也,贫贱凡庸者縆人也。[1]故事中将人分为富贵者和贫贱者,已属于阶级社会的意识,肯定不是女娲神话之本有因素;另外故事叙述刻意使用黄土二字,亦为典型的汉代人意识特征[2]。如果说抟土造人还仅仅是对女娲原有化生功能演绎,那么炼石补天的故事则纯属汉人的创造。此时的女娲已与民族创世神话系统中的女神大相径庭,而成为汉代帝王意识中理想的圣王。《淮南子览冥训》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一段众所周知,不必引述。有意思的是,《览冥训》在叙述了女娲补天功绩后,又迫不及待地按照汉代君主理想进行新的书写,说她不彰其功,不扬其声,隐真人之道,以从天地之固然,卧无思虑,起无智巧,完全一幅道家真人的模样。汉初所崇尚的政治智慧是无为而天下治,君主不必躬亲事务,只需要调和阴阳,通泰万物。整个《览冥训》所呈现的女娲就是汉代人的理想君王。强调这一事实为了说明,古老的神灵在文明时代每每会被加以后世意识的玩味,原有神话本身仅成为线索和触发点,在浓郁的后世意识的想象中,新的故事和意象会不断创造出来,这是神话流转的普遍机理。神话虽然产生于人类的童年时代,但它并不会随着童年时代的过去而消逝,在文明时代会继续成为后世文学重新玩味改写的对象。(二)对于女娲神话的流转而言,顽石意象的生成更值得关注。表面上看,顽石为女娲补天所炼之石,而且曹雪芹《红楼梦》第一章明确交代顽石即为女娲炼石补天剩余的一块石头。而事实上,就像补天故事出自为汉人帝王意识的创造,顽石也是后世文人意识玩味的产物,不但不是远古时代女娲神话的本有因素,甚至也不是汉代女娲神话中的本有因素。汉代的女娲神话突出补天济世的神圣功业,是基于大一统国家意识的宏大主题,与之相对的代表个人卑微体验的顽石意象在这一背景下不可能显露身影。顽石意象来自唐宋诗词传统中文人特有的身世体验,代表着对神话的体验由宏大政治意识转向卑微个人意识,是古代文学传统中个体意识上升的标志。李白乐府诗《上云乐》云:女娲戏黄土,团作愚下人。散在六合间,濛濛若沙尘。戏字很传神,仿佛女娲在轻松的嬉戏之间就造出了人,而戏作之人,也注定是渺小卑贱的。在关于女娲的重新玩味中,对于这位圣王的敬慕代之以对人的卑微性的强烈感触。中唐卢仝的创作以怪异著称,在他的笔下,这位女神全然失却了神圣气象,而成为一位替夫补过的妇人:神农画八卦,凿破天心胸。女娲本是伏羲妇,恐天怒,捣炼五色石,引日月之针,五星之缕把天补。补了三日不肯归婿家,走向日中放老鸦。(卢仝《与马异结交》,《全唐诗》卷388)这一被改写的补天故事中,全是日常的、世俗化经验。那种穿针引线的举止,让女娲完全变成了凡俗世界中的家庭主妇。一旦戏说成为后世文人处理神圣故事的主要方式,那原有的神圣性就会被冲淡,她所造之人的情怀将被突显出来。顽石意象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从补天故事中脱化出来的。

一般学者的普遍认识有这几个特征;(一)神话都是初民的想象或幻想。(二)神话是初民所观察或经历的自然现象或者社会现象的解释和说明,经过幻想加工,成了想象的现实生活。(三)神话反应着初民解释自然并征服自然的愿望。

我国各民族很早就有“阴阳”这样的两气化生宇宙万物的思想。《淮南子》记载,古未有天地之时,唯象无形,窈窈冥冥,有二神混生,经天营地。高诱注:二神,阴阳之神也。

神话只能产生在史前的远古时代,它是人类还没有能力对社会和自然想象做出实际解释的产物。

伏羲、女娲的形象,可能和阴阳两气的观念有关。在汉代的画像中,伏羲和女娲常以人首蛇身的形象出现。伏羲手举日或规,女娲手举月或矩。这种内容的伏羲、女娲石刻画像与墓葬砖画,在山东、河南、陕西、四川、湖南等地区都有发现。这种画像,在廊庙祠堂里也可以见到。据记载,西汉初期鲁恭王刘余的灵光殿墙壁上就有伏羲、女娲画像,并将伏羲、女娲看成开辟之神。

神话和传说有着紧密的联系,但又有明显的区别。从一般的角度来说,神话的产生比传说要早,神话是传说故事的原型,传说是神话的社会历史化。神话具有明显的神异色彩,而传说则内含着人间的行为准则。

“阳”与“阴”这样的两气,是非常抽象的概念。先民从自然物、自然界气候等变化中抽象得出相关概念后,怎样才能恰如其分地向他人表达内涵呢?最好的办法也即最传统的办法就是为它们立象,立象可见意,即通过具体的图像来更好地表达抽象的意思。因此,我们常见的伏羲、女娲图像,传达的原始信息就是阳与阴。天地人间的变化都源于阴阳两气的消长变化,阴阳两气是天地万物的化生渊源。因此,伏羲、女娲举规和矩,也即表示他们“规天”“矩地”以定方圆,即开辟天地的神性。

现在流传的很多的神话故事,如《庄子.秋水》篇中的“羿射九日,落为沃焦。”很显然,这是神话,而后的流传又为其增添了新的内涵。《孟子.离娄下》中记载说“逢蒙学射于羿,进奕之道,思天下唯羿为愈己,于是杀羿。”关于后羿的神话传说很多《淮南子.览冥训》中说“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姮娥窃以奔月,怅然有丧,无以续之。”这是讥刺嫦娥的自私忘义,如此虽然使故事更加丰富了,但同时也融入了文明时代的伦理观念,有了道德批判。就这样,后来的故事演变成了传说而不再是神话,但是这样想来,神话与传说也只是具有了理论上的意义,在实际形态上,每一个神话系统之中往往都是神话和传说交织并存的。

上古文化中,盛传阴阳两气化生万物,如《庄子》中就有表述。闻名中外的长沙子弹库战国楚帛书里,还有伏羲、女娲夫妇生下代表四时的“四子”之记载,这实际上是阴阳化四时的具象化描述。制定历法意味着创世,而“四时之散精为万物”“万物成于四时之散精”,表明历法创制对化生万物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我国的神话,系统分为三种“创世神话,自然灾害神话 ,战争神话。”

阴阳两气生四时,四时化生万物。伏羲、女娲是阳的一种形象符号,阳既然具有化生万物之功能,则女娲、伏羲也必当有此功能。战国秦汉时期的人虽已不知女娲、伏羲之真身是什么了,但他们对女娲、伏羲化生万物功能的描述仍当是得之于传承。所以,女娲、伏羲在这一功能上的叠合,完全可以说明二者之间原来具有同一体的性质。但后来,伏羲和女娲作为阳、阴符号的初始意义似乎不为人知。他们渐渐被从阴和阳的初始指意中分离出来,神灵化为造人之神,又历史化为所谓三皇中的二皇。

人从土出的神话折射先民对大地的崇拜

创世神话是初民对于天地的开始以及人类诞生的解释。对于这类神话,我国的神话主要解释为”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

少数民族神话中,也不乏阴阳二神经营天地万物的故事。例如,阿昌族的创世神话《遮帕麻与遮米麻》、景颇族民间史诗《穆脑斋瓦》都有记载。

《三五历纪》“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后乃有三皇

纳西族东巴教崇信的造物主神是一对阴阳对偶神。阳神叫美利董阿普,是男神;阴神叫勒勤塞阿普,是女神。东巴经《创世纪》中有相关详尽的记述。阳神又简称董神,女神又简称塞神。最初天地还没有奠定的时候,在上方出了佳音,在下方出了佳气,“佳音佳气结合”,然后就产生了天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