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妹子(17)

原标题:买卖的乐趣

在每一座城市里都可能拥有不止一个早市,即使在比较小的村庄里也会有不定期的早集市,早市不比商场,可以开上一整天或者24小时全天营业,早市大多在早上五点钟开始到八点钟就开始陆陆续续的散去,这样看早市好像只为早起的人提供服务哦,所以没去过早市的你,想一想是因为自己太忙还是太懒了那。

菜妹子要进城了。主意是课心哥家的嫂嫂出的。这天一大早,她就来找菜妹子,约菜妹子一起进城,说城里今天开交流会。菜妹子知道,大叔家一年的庄稼又有收成了。前几天遇了个好价钱,大叔将两袋子绒毛卖了,所以又给嫂嫂发钱了。嫂嫂有了钱除了拿出一部分让大叔给上大学的课心寄去外,其余的便用来买新衣裳,却又不肯一个人出门,总要伙上几个人前往。妈妈总夸嫂嫂:“人家从小在城里给公安局的哥哥领娃娃,又不是不敢走。那媳妇精巴着哪,课心不在,怕惹长道短,丢课心的人。这媳妇,就是会做人。”今天,正好宋起贵也要去城里办事,妈妈便同意菜妹子跟嫂嫂一块进城。菜妹子高兴地又穿起那套红的纶衣裤,辫子上自然要扎红绸的,还穿上自己做的绣花鞋。嫂嫂在一旁看的直乐:“菜妹子,都快成新媳妇了……”菜妹子的脸窘的通红,扑上去就打嫂嫂,嫂嫂咯咯笑着躲开。一进城,菜妹子便知道嫂嫂为什么要笑自己了。大街小巷、人来人往、万头攒动中没有一个人象她那样打扮的:红褂、绿裤、绣花鞋,辫梢上还扎着红绸,菜妹子过处,到处都有人投来探询、好奇的目光,甚至有人说:“是拍戏的吧,长的那么好看。”“就是,看那打扮,演的是村姑。”立即有人附合。菜妹子听了觉得即骄傲又难堪。嫂嫂却只是抿着嘴笑。交流会上人山人海,车水马龙。菜妹子可算是开了眼界,那琳琅满目的货物,那款式新潮、颜色怪异的服装……菜妹子眼花缭乱,看看这件、摸摸那件。每一件都觉得好看,每一件都觉得新鲜,却没有一件适合自己穿的。嫂嫂就不同了,她拉着菜妹子,在一个一个的服装摊前仔细地看着,内行地讨价还价,那老成持重的样子,让人觉得,她本来就是个搞服装生意的,在行。她为自己买了一套深灰色的衣裤,又买了一件米黄色风衣,最后鼓励菜妹子也买套衣服。菜妹子兜里揣着妈妈给的五十元钱,犹犹豫豫的,在嫂嫂的极力怂恿下终于答应买一套衣服,却不知买什么款式颜色的好。嫂嫂便帮她买了一件苹果绿春秋毛衣和一条厚牛仔裤,共花去二十六元钱。剩下的二十四元正好是一双高跟皮鞋的价钱,可菜妹子说什么也不肯买,她说第一次进城,不能不给爸妈和弟妹们买点什么,便给父亲买一双平底布鞋,给妈妈、二梅子、三羔分别买了不同颜色的头巾,给大牛买一对棉手套。嫂嫂便又掏钱给她买了一玫很好看的发卡。她看到城里人梳头不象农村人那样辫两条辫子,他们只将头发随便用手绢或发卡在脑后一扎,使其篷松在后背上,甚是好看。有的干脆什么也不用,只将头发长长的披在肩上,风一吹便飘起来,显得即潇洒又漂亮。更令菜妹子吃惊的是,那些城里的男女青年,众目睽睽中相互挽着胳膊,走路还显出满不在乎的样子。嫂嫂告诉她,城里人谈恋爱都这样。菜妹子觉得脸上热辣辣的怪不好意思,可又忍不住偷眼看人家……

  牧 文

早市让生活的味道更浓

买卖之事,文雅地说是交易,俗称就是买卖。而这样的事情仿佛多发生在商界业界与市场经济之中。咱是凡夫俗子,称不上业内人士,没有多少交易可言,既或是买卖之事,也是偶尔插手,却寻得不少生活乐趣。

当你进入早市你就会发现,早市里充满着各种各样的人,有推着孩子的妈妈,有遛狗买菜的大叔,有满头白发的老人,也有手牵手的年轻情侣,各行各业,各个年龄段的人都汇聚在早市里寻找着需要的商品,早市里的每一样商品都可以讨价还价,便宜点,抹个零,你来我往热闹非凡,不同于大超市里的每样东西都明码标价,结算时滴滴扫描,最终付账。在早市里会过日子的你买东西讨价还价,买了物美价廉的东西心里喜滋滋的,在超市里即使会过日子的你也没有办法讨价还价,只能选择买或者不买,为了节省可能就选择不买,但是心里难免有些失落,所以仿佛在早市里买东西才更符合中国人会过日子的方式。

这个插手之买卖,主要是与农民朋友的交涉。大凡每周要去一两次早市,看到农民朋友带来的新鲜蔬菜就有感觉,那叫秀色可餐。买上一斤下面时掺点青多好。走农贸市场和超市之类,一般都是家属的主宰;而且还没有兴趣陪同,一是逛街浪费时间,二是那里不兴讨价还价。

你总去早市之后,你就会发现,你对蔬菜,水果,肉类这些常见食物的价格上涨或者下调都有了解,老百姓常说的心里有数,但是如果你只是去超市商场时,你好像并不太清楚常见食品的价格,因为到哪一家的超市都一样,没必要去关注,去早市买东西可能去之前没有计划买多少东西,但往往因为便宜或者新鲜就买回家很多样,去超市或者商场,大多数买的都是刚需物品缺啥买啥,去早市是闲逛,赶上啥买啥,去超市或商场目的性较强,有点像办事,远没有早市来的随意。

这街边早市却大不相同,它本身就是一道风景。几十个农村朋友把自家富余菜蔬送来,每个人甚至是一家人就有那么个小小的期待,要让那一把把小菜变为小钱,体现自身的劳动价值。附加有个“老板”称谓的普世价值。而城里人起早去转转,既是相当于一种晨练,又有一个新鲜的选择。多好!相得益彰。

上班后也会成为闲谈的谈资,闲聊时说起早市谁家的东西好吃,谁家的东西便宜,同事对你的印象里可能就多出来一样,”哎,他这小日子过的真不错,有滋有味的“。

还有一个讨价还价的乐趣。虽然喊价与还价都应靠谱,既体现了相互尊重的自主性,又体现了自由市场的本质属性。前些天,看到那野生扎耳根(鱼腥草)香味诱人,就问老板“多少钱一斤?”“六元。”“可少点么?”“就一斤,看你买得完不?”你听听,言外之意还是有可能少点。“那就依你说算一斤吧,不用少了,给你六元。”女老板愣了一下,旁边的老板也说“要得”。她也就答应成交了。但疑心不定,“钱收了,我还是称来看看哟。”结果是一斤多了一两,她笑笑说,“看来你是一个老买菜的。”我说“不算的,只不过不贵,趸买一下是种乐趣。”话音未落,一个老太过来问价,人家告诉她卖了,她仍是爱不释手地翻来弄去的,并自言自语地说“这扎耳根好呀!”“老人家,你真喜欢你就抓点去。”她抓了一把,又望望我,我说再抓点都可以,总之给我留大头就行了。她又抓了一把,说要称一下,我说不用称,也不用拿钱了。她一脸惊喜地连声道谢。我说还是得谢老板,她们不把菜送到城里来,我们就没有机会分享。小小扎耳根,皆大欢喜吧。

早市让你充满着小老百姓该有的知足,让你体验到讨价还价的乐趣,让你享受到了新鲜食物的品质生活。

有天,看到一个老大爷卖甜瓜。金色的,名也好,吃味一般。看他的穿着打扮,用农村一个新词来说,像个“贫困户”。三元一斤,我买了一半。他说让我帮他都买了吧,好早点回去掰包谷。一问大爷“高寿多少?”“七十有三啦!”这把岁数了,不简单,人家还要下地干农活。恻隐之心来了,便爽快地说,行,一块称了吧。看到老人满脸堆笑地走了,我心里也像吃了蜜似的甜味。就十多元钱吧,让人家多有满足感。其实这种情况还比较多的是,买光一个品种,增添不了城里工薪族多少负荷;但人家卖光一个品种,脸上总是挂满一种满意的笑容。试想,我们应该常怀感恩之心,没有农民的种植采摘与外卖,哪有城里人丰富多彩的厨房生活。

早市里的小商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