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浮婚俗

云浮婚俗

聘礼:以染红的槟榔若干,以乳金写上双喜、百子千孙、百年好合、五世其昌等吉祥话,同茶时之类一齐送至女家,名曰”过礼”。女家接受后,除回礼外,最少须取出一套吉祥语给男家。

云浮,又称“石城”,广东省地级市。是全国有名的“石材王国”,素有“石都”之称,还有“沙糖桔之乡”的称誉。云浮市位于广东省中西部,西江中游以南,与肇庆、佛山、江门、阳江、茂名、广西梧州接壤。云浮民俗包括几生育、灯酒、婚嫁、寿礼、丧葬等,而且这些民俗在云浮民间都十分隆重。本文接着要给群众详细介绍的是云浮婚俗。

【题解】

结婚时:凡宾客到,无论长幼,新妇必须立奉槟榔。又命大妗捧槟榔一盘,往接亲戚及伴娘等。新娘奉槟榔时,如见老人家,则说:”食了槟榔日老日福,福子荫孙”。见了青年男子,则说:”食了槟榔勤书执笔,步步高升”。见了女子,则说:”食了槟榔聪明伶俐,绣花绣朵”。见了小孩则说:”食了槟榔长命百。谒祖时,新妇陪拜后,必跪奉槟榔。
翌晨,新妇盛水及槟榔各一盘,备手巾每人一条,递给亲戚,名曰”捧水”。

图片 1

  《士昏礼》记述士娶妻成婚的礼节仪式。《士昏礼》疏引郑玄《目录》说,“士娶妻之礼,以昏为期,因而名焉。”按规定,男子在昏时亲迎新妇。以昏为名,所以称作昏礼。今所谓婚,即本于此。士昏礼有六项内容,也叫作六礼。第一,纳采:即男家遣媒向女家提亲,女家同意,男家备礼至女家求婚所行的礼仪。第二,问名:男家使人问女子之名,以归卜其吉凶。第三,纳吉:男家卜得吉兆,备礼告知女家,至此,婚姻始定。第四,纳徵:徵即成,男家在纳吉之后,送聘礼于女家以成婚礼。第五,请期:男家卜得迎娶吉日,备礼告于女家,征得同意。第六,亲迎:至婚期,婿亲至女家迎娶新妇完成婚礼。《礼记·中庸》说:“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因此,儒家对婚礼非常重视。《礼记·昏义》论婚礼的意义说:“礼之大体,而所以成男女之别,而立夫妇之义也。男女有别而后夫妇有义;夫妇有义而后父子有亲;父子有亲而后君臣有正。故曰,昏礼者,礼之本也。”从这种血缘伦理道德观念出发,儒家把婚礼看作整个礼制的基础。

担槟榔:婚后数日,女亲戚家,每家须备槟榔一担给男家及他的亲戚,名曰”担槟榔”。

一、云浮旧婚俗

  昏礼:

酬槟榔:待新妇满月后,第一次归家时,男家备槟榔一担送女亲戚家酬谢,名曰”酬槟榔”。

民国前,云浮男婚女嫁受封建婚姻制度约束,重要有以下几种方法:

  下达(1),纳采(2),用雁(3)。主人筵于户西(4)。西上,右几。使者(5),玄端至。摈者出请事,入告。主人如宾服,迎于门外,再拜。宾不答拜。揖入。至于庙门,揖入。三揖,至于阶,三让。主人以宾升,西面。宾升西阶,当阿(6),东面致命。主人阼阶上,北面再拜。

拜七仙:七月初六晚,以槟榔七口,和花果之属,祀七仙,名曰”乞巧”。

1、父母经办、明媒正娶

  授于楹间(7),南面。宾降,出。主人降,授老雁(8)。

祀鬼神:迷信的人们,倘家里有人染了病,即往盲人和女巫处问祸福。那盲人或女巫往往说:”病人因时运不好,偶然撞着了鬼神,开罪了它,须在某处以槟榔果酒奉之,病人方可痊愈

男婚女嫁全遵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从定婚到成亲一切事变全由父母经过媒人经办完成。父母迷信儿女八字,精细美好门当户对,追求金钱财物,不顾儿女终生所长,当儿女孩童时就托媒给其定婚,待成人即为其娶亲,成亲时要推广封建礼俗,谓之明媒正娶。这类婚姻男女双方不能自主自愿,婚前未见一壁,时常组成家后后面乃至孕育发生惨剧。

  摈者出请。宾执雁,请问名(9)。主人许。宾入授,如初礼。

2、童养媳、等郎媳

  摈者出请,宾告事毕,入告。出请醴宾(10)。宾礼辞,许。主人彻几,改筵(11),东上。侧尊■醴于房中。主人迎宾于庙门外,揖让如初,升。主人北面再拜。宾西阶上北面答拜。主人拂几授校(12),拜送。宾以几辟(13),北面设于坐,左之,西阶上答拜。赞者酌醴,加角柶,面叶,出于房。主人受醴,面枋,筵前西北面,宾拜受醴,复位。主人阼阶上拜送。赞者荐脯醢。宾即筵坐。左执觯,祭脯醢,以柶祭醴三。西阶上北面,坐啐醴。建柶兴。坐奠觯,遂拜。主人答拜。宾即筵,奠于荐左。降筵,北面坐取脯。主人辞。宾降,授人脯,出。主人送于门外,再拜。

本县有童养媳的民风。贫穷汉家或者因儿女过量,或者因天灾人祸、生计坚苦,被迫把未成年的女孩给别人养,养大后与养家的儿子成亲,女的年齿小于男者称窒养媳,大于男者称等郎媳。男女双方年齿有的相差10多岁。

  纳吉(14),用雁,如纳采礼。

展开剩余89%

  纳徵(15),玄纁束帛(16)、俪皮,如纳吉礼。

3、孀妇再嫁

  请期(17),用雁。主人辞,宾许,告期,如纳徵礼。

封建礼教要主妇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从一而终,若丈夫早逝,必需终身守寡;若定婚后未婚夫早夭,则被迫与亡夫牌位娶亲。孀妇如再嫁,被视为不守志,原夫家眷可向续夫讨取身价钱,孀妇再嫁时僻静冷静往男家,随往的前夫后世,被贬称为带闺仔、带闺女。

  期(18),初昏,陈三鼎于寝门外东方(19),北面北上。其实:特豚,合升,去蹄(20)。举肺脊二(21)、祭肺二(22)、鱼十有四、腊一肫(23)。髀不升(24)。皆饪(25)。设肩鼏。设洗于阼阶东南。馔于房中:醯酱二豆(26)、菹醢四豆(27),兼巾之。黍稷四敦(28),皆盖。大羹湆在爨(29)。尊于室中北墉下,有禁。玄酒在西。绤幂(30),加勺,皆南枋。尊于房户之东,无玄酒,篚在南,实四爵合卺(31)。

4、早婚

  主人爵弁纁裳缁袘(32)。从者毕玄端。乘墨车(33),从车二乘,执烛前马。妇车亦如之,有裧(34)。至于门外。主人筵于户西,西上,右几。女次(35)。纯衣纁■(36),立于房中,南面。姆纚笄宵衣(37),在其右。女从者毕袗玄、纚笄,被■■(38),在其后,主人玄端迎于门外,西面,再拜。宾东面答拜。主人揖入,宾执雁从。至于庙门,揖入,三揖至于阶。三让,主人升,西面。宾升,北面,奠雁,再拜稽首(39)。

本县早婚现象主要,多未到杀青亲年齿,乃至十二三岁就成亲。重要缘故是双方父母为早完成男婚女嫁之愿,完成其对后世应绝使命,并想早抱孙子承袭宗祧。

  降,出。妇从降自西阶。主人不降送。壻御妇车,授绥,姆辞不受(40)。妇乘以几,姆加景(41),乃驱,御者代。壻乘其东,先。俟于门外。

5、纳妾

  妇至,主人揖妇以入。及寝门,揖入,升自西阶。媵布席于奥(42)。

富豪之家的夫君除了明媒正娶的原配老婆外,还娶小星,称妾氏或者称阿细:有的纳妾多达三四个,一夫多妻。

  夫入于室即席。妇尊西,南面。媵、御沃盥交(43)。赞者彻尊幂。举者盥,出,除鼏,举鼎入(44),陈于阼阶南,西面,北上。匕俎从设(45),北面载(46),执而俟。匕者逆退(47),复位于门东,北面,西上。赞者设酱于席前,菹醢在其北,俎入,设于豆东,鱼次(48)。腊特于俎北。

图片 2

  赞设黍于酱东,稷在其东,设湆于酱南。设对酱于东(49),菹醢在其南,北上。设黍于腊北,其西稷。设湆于酱北。御布对席。赞启会卻于敦南,对敦于北(50)。赞告具。揖妇即对筵,皆坐,皆祭。祭荐黍稷肺。赞尔黍(51),授肺脊。皆食,以湆酱(52)。皆祭举,食举也(53)。三饭(54),卒食。赞洗爵,酌酳主人(55)。主人拜受。赞户内北面答拜。酳妇,亦如之。皆祭。赞以肝从(56)。皆振祭(57),哜肝,皆实于菹豆。卒爵(58),皆拜。赞答拜,受爵再酳如初。无从(59)。三酳用卺,亦如之。赞洗爵,酌于户外尊。入户,西北面奠爵,拜,皆答拜。坐祭。卒爵,拜,皆答拜。兴。主人出,妇复位。乃彻于房中(60),如设于室,尊否。主人说服于房,媵受。妇说服于室,御受(61)。姆授巾。御衽于奥,媵衽良席在东(62),皆有枕,北止(63)。主人入,亲说妇之缨。烛出。媵馂主人之余,御馂妇余(64)。赞酌外尊酳之。媵侍于户外,呼则闻。

二、云浮婚俗程序

  夙兴,妇沐浴纚笄宵衣以俟见。质明,赞见妇于舅姑(65)。席于阼,舅即席。席于房外,南面,姑即席。妇执笲枣栗(66),自门入。升自西阶,进拜,奠于席。舅坐抚之(67),兴,答拜。妇还,又拜。降阶,受笲腶脩(68)。升,进,北面拜,奠于席。姑坐举以兴,拜,授人。

云浮民间婚嫁礼俗,素来很是繁杂繁琐,云浮地区内各地大同小异,约略有以下几大流动:

  赞醴妇。席于户牖间,侧尊■醴于房中。妇疑立于席西(69)。赞者酌醴,加柶,面枋。出房,席前北面。妇东面拜受,赞西阶上北面拜送。妇又拜,荐脯醢。妇升席,左执觯,右祭脯醢。以柶祭醴三。降席东面,坐啐醴。建柶兴,拜,赞答拜,妇又拜。奠于荐东,北面坐取脯。降,出,授人于门外。

1、订亲,俗称担定。其入程是:男方父母经过媒人取归女方年庚八字(出身年、月、日、时),请算命大师占算,俗称合八字。如男女年庚合营,没有冲撞,八字合婚上吉,男不克妻,女不克夫,双方家长才会同意,接着便择吉日,由媒人望护女家,举办担定礼。当日,男家宴请亲友,并备鸡、酒、鱼、肉、面、饼、槟榔、蒌叶等礼物以及礼金送去女家。女家也请亲人饮酒。受了礼物后须答归礼物给男家,往往有发糍、大小粽子、绣费荷包、衣服鞋袜、文房四宝、白纸扇、幼学诗等。有的还在此时,双方签定婚约一式两份,各执一份。一经担定,男女婚姻干系便拟定,男女两家便成为了对门亲戚。

  舅姑入于室,妇盥馈(70)。特豚,合升,侧载(71)。无鱼腊,无稷。

2、报日,即男家选定成亲日期传达女家,收罗女家望法。当日,男家备猪肉、面、鸡、酒、酥饼、糖藕、槟榔、生果及征期红岵等,送去女家。女家如因预备不及,则请男家宽限;如无望法,婚期便算肯定。女家给女儿举办知日礼,父母让女儿懂患上某日出嫁。

  并南上。其他如取女礼。妇赞成祭(72),卒食,一酳,无从。席于北墉下(73)。妇彻,设席前如初,西上。妇馂,舅辞易酱(74)。妇馂姑之馔。御赞祭豆、黍、肺、举肺脊。乃食。卒,姑酳之,妇拜受,姑拜送。坐祭,卒爵,姑受奠之。妇彻于房中,媵御馂,姑酳之。虽无娣,媵先。

3、过礼。由男家各礼书、聘金、食物(如龙风饼、寿桃、桂圆等)、金饰(如翠蓄、管头花、鹅喉簪等)、衣服(如花红礼服、花红佥裙等),繁华人家分装几十箱,贫家只作一大包,择期(平常在儿子成亲前1个月或者20天)送去女家。此时,男家为儿子举办成人礼,俗称脱学。

  于是与始饭之错(75)。

4、迎娶,即成亲(男方俗称娶老婆,女方俗称嫁女)。这个流动礼俗较多,迎娶日子前一天,男家备办女家请酒的礼物如鸡、酒、肉、面、海味、礼饼、槟、篓、龙烛(必需三对,并有竹壳夹着贴上红纸的烛盒)等,请人担去女家(有的不用净的猪肉,就抬一头大猪或者中猪往女家,但女家割这头猪时把猪头割下还给男家担归往为拜堂朝供奉祖先用),俗称担歌堂。女子出嫁前邀请亲族姐妹相陪哭唱数天数夜,俗称开叹情、新娘呜咽。迎娶之日上午,女家把嫁妆(大柜、书桌、排椅、装扮台、镜妆、面架、百子桶、小凳、脚盆、面盆、蚊帐、被褥、席、皮箱或者棕栊、衣服等物)送往男家,嫁妆几,贫富有异。男家请两个好命公为新人展床,俗称安床,并为新郎举办加冠典礼。早饭后,男家解决好八音班及抬大红花轿、提宫灯、擎彩旗、担礼盒的队伍豫备迎娶新娘。动身时,先请好命婆以灯笼照遍花轿,称照轿,然后叫鞭炮、响金推解缆。轿至女家后,女家按时辰请好命妇人点燃喷鼻烛为出嫁女解辫梳髻、穿戴打扮,俗称上头。黄昏时分,女家由髻手陪扶出嫁女到厅堂拜辞祖先、父母、哥嫂以及叔伯兄弟,谓之谢恩。这时候每一人都给她一个谢恩就手。谢恩后,出嫁娘仍由髻手扶着步下厅堂走削发门,待走到大门口跨门槛时髻手须提示她大大跨一步(因出嫁娘用红绸巾蒙着头,瞅不见路,迷信者说踢着门槛会不吉利),出了大门再归头向祖先以及亲人磕头便被推入花轿。这时候金鼓齐奏,四人拾起花轿并由哥嫂扶着轿杠起行,陪娘们排列在前带路渐渐送行。行至第一道水坑或者水圳时,出嫁娘须丢一串几文钱的就手下水坑,鸣作过坑就手。过坑后,便停下花轿让出嫁娘在轿内换穿新鞋(出门时是穿原旧鞋的),换鞋后陪娘们再送一程,抬轿者由四人改成二人快步归新郎家。男家在门前燃放鞭炮款待,新郎头戴毡帽、身佩红绸带到轿前用脚轻踢轿门,随嫁佣妇便即挽新娘出轿进屋拜堂。拜堂时按次唱拜寰宇祖先,再行交拜礼,然后佣妇陪新娘进房。进夜,平辈戚友相聚,玩新娘过堂以及闹房,新郎新娘陪亲友吃热堂饭、行合卺杯。翌晨,新郎新娘拜见诸亲友,请亲友饮糖梅茶,俗称拜堂朝,受邀饮者必需归送就手。同时,男家大家皆患上新娘所赠的毛巾一条。第三日,新郎偕同新娘往女家拜年认亲,俗称三朝归门。

  舅姑共飨妇以一献之礼(76)。舅洗于南洗,姑洗于北洗(77),奠酬。

新时期后,旧式婚嫁礼俗曾经一度渐废,男女青年闲暇恋爱,文化成亲。城镇青年干部、职工多以开茶会,或者在餐厅举办婚礼宴请亲朋,有的则外出旅游成亲、度蜜月。乡间青年成亲也弗成旧礼,只办成亲潜,请亲朋来家欢庆。

  舅姑先降自西阶,妇降自阼阶。归妇俎于妇氏人(78)。

图片 3

  舅飨送者以一献之礼,酬以束锦(79)。姑飨妇人送者,酬以束锦。

延伸涉猎:云浮生老病作古民风

  若异邦,则赠丈夫送者以束锦。

一、云浮丧葬民风

  若舅姑既没,则妇入三月,乃奠菜(80)。席于庙奥(81),东面,右几。席于北方(82),南面。祝盥,妇盥。于门外,妇执笲菜,祝帅妇以入(83)。祝告,称妇之姓曰:“某氏来妇(84),敢奠嘉菜于皇舅某子(85)。”妇拜,扱地(86),坐奠菜于几东席上。还,又拜如初。妇降堂(87),取笲菜,入。祝曰:“某氏来妇,敢告于皇姑某氏。”奠菜于席,如初礼。妇出,祝阖牖户。老醴妇于房中(88),南面,如舅姑醴妇之礼。壻飨妇送者丈夫妇人,如舅姑飨礼。

云浮的老人到了花甲之年便初阶做华诞,行寿礼。诞辰那天,儿女聚拢,出嫁了的女儿以及亲戚均备猪肉、面、鸡、酒、果、饼之类的祝寿礼品前来庆贺,并欢聚一餐。席间,向老人敬酒敬食,祝老人龟龄百岁。繁华官宦人家,张灯结彩,挂寿图贺联,陈列寿饼果品,点红烛,放鞭炮,摆筳席,请宾客,弄患上颇为富贵。

  [记]

新时期后,民间仍有做华诞习性,但礼俗已经简化,只是儿女亲戚买点寿礼食品欢聚一餐以示庆贺。比年来云浮的干部以及住民做华诞,亲朋多送华诞蛋糕以及衣物。青年以及小孩也俊秀做华诞,邀请一班朋侪聚拢一处吃蛋糕、吃果品以及唱歌跳舞等。

  士昏礼,凡行事,必用昏昕(89),受诸祢庙,辞无不腆(90),无辱(91)。挚不用死,皮帛必可制(92)。腊必用鲜,鱼用鲋,必殽全(93)。

病人危殆之时从房移于厅中,俗称出厅。子孙亲属聚拢病人旁送终。人作古后,孝子即向亲友发出讣告(因子悲戚过度,由侄儿代笔,故称司书侄)或者派人丁头央求,谓之报丧。然后请杵祚把作古者安设在大厅地上,身头昆季安设公正,双脚朝门,男的放在左侧,女的放在右侧,并在作古者头侧点一盏小油灯,在作古者脚前垂挂灵帐,设奠台摆祭品、燃喷鼻烛。亲属披麻戴孝,痛哭不断,昼夜席地坐于奠台前护尸守灵,待亲友前来吊祭。吊祭者备奠仪、祭品(水酒、豆腐、芽菜、粉丝之类)以及挽幅,男的到奠台前点喷鼻烧纸施礼,女的行至村庄口便嚎哭到屋内灵前膜拜,不竭哭到亲人阻挠。进殓前,孝子率亲朋哭赴河畔投钱子水中买水,用瓦器装归后取巾为作古者洗脸,请杵祚为作古者梳洗、更衣穿鞋人棺。含殓时,一切亲人嚎啕大哭,孝子孝女由大到小按次沿着棺边跪行一周,并要手执杵祚握着的斧柄向棺盖左侧的一口子孙钉敲一锤,轮遍后便由杵祚加钉用喷鼻胶封闭。出殡日,亲友另办三牲潜礼跪拜。丧家把领柩用的婉(以一旅青竹长1、1丈,用白纸、红布书作古者姓名年龄悬挂其上)以及亲友送来的挽幅挂起竖子屋前,把灵柩、祭台及一切祭品移出屋前地坪,由亲属以及亲友哭祭一番。出葬时,沿路燃鞭炮放纸钱,孝女点着篱竹火把嚎哭走在前(意是后裔为亡人照亮前路以及墓穴)。随着是低头痛哭捧着神主牌的孝子以及拿着招魂幡的司书侄和举旗扛挽幅的人员,4个杵祚抬的灵柩及一些扶灵的人居中,跟着违面的是哭啼着的妇人以及亲友。除了点火把以及扶灵的不竭送灵至墓地外,其他的人在行一短程后便停下目送灵柩片霎,然后绕道归来回头拜别。妇人在回程中采嫩叶插在发髻上。出殡后,厅中设灵台,孝子把神主牌、司书侄把招魂幡放归灵台上,谓之归灵。稍后,行一小典礼,把灵台上的灵屋、灵框等对象拿出屋外旷地余暇废弃,消灭厅堂,往白为红。富豪人家祭丧较为隆重,设孝堂,安灵位,高挂挽联,请道士设道场,为作古者超度一天两夜或者数天数夜。有的还设祭堂,请当地绅士学士主祭,诵祭文,唱挽歌,三跪九叩首。有的在葬后做七(人作古后第七夭为头七,共需行七个七的小跪拜,每一个七都由作古者亲属哭祭。)

  女子许嫁(94),笄而醴之,称字(95)。祖庙未毁,教于公宫(96),三月。若祖庙已毁,则教于宗室(97)。

图片 4

  问名:主人受雁,还,西面对。宾受命乃降。

二、云浮生育民风

  祭醴,始扱一祭,又扱再祭(98)。宾右取脯,左奉之;乃归,执以反命。

旧时期,云浮的主妇生儿多在自家房内,请收生婆接生。小孩出身时,习性称大水淋头,一切夫君要离家藏匿,否则不吉利。小孩出死后用大桔叶、蔚草煎水洗身,产妇也用大桔叶、喷鼻茅、大艾、蔚草熬水洗澡,以驱风辟邪。在小孩出死后1个月内,产妇要头戴头巾,脚穿鞋袜,不沾寒水,不出屋门(小孩也不能抱出屋外),谓之坐月。这时候代,亲戚备猪脚、猪肉、鸡、鸡蛋、大米、红糖、饼等食品探看产妇,以给产妇补养身段,此礼俗称勒月。主家归每一位客人一个就手以及一根红针,意是吉利。小孩出死后第十二天行奉鸡酒礼,以鸡肉、猪肉、生羌、米酒煮汤奉神敬祖;又遣人送鸡、猪肉、面、潜、姜等物到小孩的外婆家,俗曰担鸡潜。小孩出死后足1个月,谓之满月,俗称出光。当日,给小孩理发,理发时先用红鸡蛋(外壳染红色的熟鸡蛋)碌匀小孩全头才理发发,无论男孩或者女孩,一律剃秃顶,意是希冀孩子除了齐胎发从新长一头黑发。主家把红鸡蛋分给邻居及亲人,还宴请亲朋饮满月潜。小孩满100天,始给盐食,称尝百味,希冀孩子长白长胖,快高快大。次年春节后,母亲携同小孩探看外婆,外婆归送抒带、大裙、衣服、鞋、帽及茨菇糍、油糍、粽子等物品。生了男孩的家庭,在阴历正月初十日阁下于社坛挂彩灯,名曰仔灯,当日还宴请亲朋,谓饮灯酒。

  纳徵:执皮,摄之,内文(99)。兼执足(100),左首。隨入,西上,三分庭一,在南。宾致命,释外足,见文(101)。主人受币,士受皮者自东出于后,自左受,遂坐摄皮。逆退,适东壁。

旧时期,云浮乡间沿袭一种旧规,生男孩之家于春节过后(正月初七至正月十二)挂彩灯井宴请亲友,俗称灯酒。若头一胎生男儿挂第一次灯,必需向亲朋预发请柬。重生儿外祖母家患上各一个最烂缦多彩的六角花灯、一扎菜、一扎通心菜、两根带尾叶的甘蔗及小孩衣服、鞋、帽、玩具等礼物,赴宴庆贺。次日清早,主家把这花灯的油盏点燃后送去社坛挂起,俗称挂灯,往后每天日夕往点灯。正月十五元节设宴庆灯。正月十六日早上落灯,把灯舍归家挂在上厅正梁下,往后每月初一、十五的清早都点燃灯内油盏。

  父醴女而俟迎者,母南面于房外。女出于母左,父西面戒之,必有正焉,若衣,若笄(102)。母戒诸西阶上,不降。

  妇乘以几(103)。从者二人坐持几,相对。

  妇入寝门,赞者彻尊幂,酌玄酒,三属于尊(104),弃余水于堂下阶间。加勺。

  笲,缁被纁里,加于桥(105)。舅答拜,■彻笲。

  妇席荐馔于房。飨妇,姑荐焉,妇洗在北堂,直室东隅;篚在东,北面盥。妇酢舅,更爵,自荐,不敢辞洗(106);舅降,则辟于房,不敢拜洗。凡妇人相飨,无降。

  妇入三月,然后祭行(107)。

  庶妇,则使人醮之(108)。妇不馈。

  昏辞曰:“吾子有惠,贶室某也(109)。某有先人之礼,使某也请纳采。”对曰(110):“某之子蠢愚,又弗能教。吾子命之(111),某不敢辞。”致命曰(112):“敢纳采。”

  问名,曰:“某既受命(113),将加诸卜,敢请女为谁氏?”对曰:“吾子有命,且以备数而择之(114),某不敢辞。”

  醴,曰:“子为事故,至于某之室。某有先人之礼,请醴从者(115)。”

  对曰:“某既得将事矣(116),敢辞。”“先人之礼,敢固以请。”“某辞不得命,敢不从也。”

  纳吉,曰:“吾子有贶命(117),某加诸卜,占曰:‘吉’,使某也敢告。”对曰:“某之子不教,唯恐弗堪。子有吉,我与在(118),某不敢辞。”

  纳徵,曰:“吾子有嘉命,贶室某也,某有先人之礼:俪皮束帛,使某也请纳徵。”致命,曰:“某敢纳徵。”对曰:“吾子顺先典(119),贶某重礼。某不敢辞,敢不承命!”

  请期,曰:“吾子有赐命,某既申受命矣(120)。惟是三族之不虞(121),使某也请吉日。”对曰:“某既前受命矣,唯命是听。”曰:“某命某听命于吾子。”对曰:“某固惟命是听。”使者曰:“某使某受命,吾子不许。某敢不告期?”曰某日。对曰:“某敢不敬须(122)?”

  凡使者归,反命,曰:“某既得将事矣,敢以礼告(123)。”主人曰:“闻命矣。”

  父醮子(124),命之曰:“往迎尔相(125),承我宗事(126)。勖帅以敬(127),先妣之嗣(128)。若则有常(129)。”子曰:“诺。唯恐弗堪,不敢忘命。”

  宾至(130),摈者请。对曰:“吾子命某(131),以兹初昏(132),使某将(133),请承命。”对曰:“某固敬具以须。”

  父送女,命之曰:“戒之敬之,夙夜毋违命(134)!”母施衿结帨(135),曰:“勉之敬之,夙夜无违宫事(136)!”庶母及门内,施鞶(137),申之以父母之命(138)。命之曰:“敬恭听,宗尔父母之言(139),夙夜无愆(140)。视诸衿鞶(141)!”

  壻授绥,姆辞曰:“未教,不足与为礼也。”

  宗子无父,母命之(142)。亲皆没,己躬命之(143)。支子,则称其宗(144)。弟,则称其兄(145)。

  若不亲迎,则妇入三月,然后壻见(146)。曰:“某以得为外昏姻,请觌(147)。”主人对曰(148):“某以得为外昏姻之数,某之子未得濯溉于祭祀(149),是以未敢见。今吾子辱,请吾子之就宫,某将走见(150)。”对曰:“某以非他故,不足以辱命(151),请终赐见。”对曰:“某得以为昏姻之故,不敢固辞,敢不从?”主人出门左,西面。壻入门,东面,奠挚,再拜,出。摈者以挚出,请受(152)。壻礼辞,许,受挚,入。主人再拜受。壻再拜送,出。见主妇(153)。主妇阖扉(154),立于其内。壻立于门外,东面。主妇一拜,壻答再拜。主妇又拜,壻出。主人请醴,及揖让入(155),醴以一献之礼。主妇荐,奠酬,无币。壻出,主人送,再拜。

  【注释】

  (1)从“昏礼下达”至“授老雁”记述婚礼纳采之仪。下达:达即通达。男家欲与女家联姻,遣媒下通其言于女家。

  (2)纳采:采即採择。经男家向女家提亲,女家同意后,男家备礼至女家求婚之仪。这是婚礼的第一个步骤。

  (3)用雁:纳采用雁作为求婚的礼物。

  (4)主人:此处指女父。

  (5)使者:男家媒氏。一说为男家属吏,非是。

  (6)当阿:阿即栋。凡士之庙,共五檩,中脊为栋。栋北一檩,下有室户。栋南一檩,称作前楣。楣前接檐一檩为庪(guǐ)。此当阿即至中脊(栋)下。

  (7)楹间:东西两楹之间。堂前部东西各一柱,称作楹。

  (8)老:家臣之长者。

  (9)此节述问名之仪。问名:询问女子之名,以归卜其吉凶。故下文《记》述问名之辞说,“某既受命,将加诸卜,敢请女为谁氏?”

  (10)此节述礼宾之仪。醴宾:即礼宾。

  (11)彻几改筵:上纳采礼设几筵,乃为神而设,以西为上。此处为礼宾而设筵,改西上为东上,故称改筵。下文有主人亲授几于宾之仪,故此处言撤几。

  (12)拂几授校:校即几足。谓主人拭几,然后执几以几足授与宾。

  (13)宾以几辟:辟,避让谦退。主人以几授宾,拜送之,时宾有几在手,故以几辟。(14)此节述纳吉之仪。纳吉:男家占卜得吉,认为适于联姻,乃备礼告知女家。此为婚礼第三个步骤。

  (15)此节述纳徵之礼。纳徵:徵即成,使使者纳币以成昏礼。男家送聘礼于女家以证定婚事。此为婚礼第四个步骤。

  (16)玄纁:玄、纁二色。玄:黑色。纁:浅红色。玄纁束帛,即玄纁二色的五匹帛(一说玄三纁二)。

  (17)此节述请期之仪。请期:男家卜得迎娶的吉期,备礼告于女家。为表示对女家的尊重,男家不直接告以吉期,而先请于女家,然后告之,故称请期。此为婚礼的第五个步骤。

  (18)此节述将亲迎所预设的食物、器具。期:取妻之日。

  (19)寝门:此寝指新婿所居之宫。寝门在大门内,与大门垂直。庙在寝东。  (20)去蹄:除去蹄甲。

  (21)举肺:行礼所用肺有二种,一举肺,离割之,食时可祭可哜(尝),故又称作离肺、哜肺。二祭肺,刌(cǔn)切之专用于祭,故又称刌肺、切肺。祭时举肺、祭肺皆有,食则只用举肺。

  (22)祭肺:见注(21)。

  (23)腊一肫:腊(x9):干肉。肫(ch*n)当作纯。一纯即一双。郑玄说:“腊,兔腊也。”

  (24)髀不升:髀(b@)即尾骨。《礼记·内则》说:“免去尻。”谓割去尾骨部分,不升于鼎。

  (25)饪:熟。

  (26)醯酱:醯(x9):醋。醯酱:贾公彦疏以醯、酱为二物;一说醯酱为醯与酱相合而成。

  (27)菹醢(u h3i):肉酱。

  (28)敦(du@):古代食器,圆形。

  (29)大羹湆在爨:大羹湆(q@):煮肉汁。在爨(cu4n):炊在火上。

  (30)绤幂:绤(x@):粗葛布。绤幂即粗葛布的盖巾。

  (31)合卺(jǐn):卺,婚礼时所用酒器,一瓠分成两个瓢叫作卺。未用时两瓢合在一起盛于篚内,所以叫合卺。

  (32)此节述婿亲至女家迎妇之仪。主人,这里指新婿。袘(y@):衣裙的下缘。(33)墨车:《周礼·春官·巾东》“大夫乘墨车,士乘栈车。”墨车为大夫所乘之车。亲迎士乘大夫之车,是表示隆重之义。

  (34)裧(ch1n):车帷幕。

  (35)次:一种头饰。《周礼·天宫·追师》郑玄注说,“次,次第发长短为之,所谓髲髢。”髲(b@)髢(d@)即假发。髲是剃取他人之发,髢是编益为己发。

  (36)纁■(r2n):浅绛色的衣缘。■即衣服的边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