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写的散文诗》

《父亲写的散文诗》

入行十余年,一直不温不火的李健,声音和心境却是娱乐圈中少有的淡定。看看他,再看看早年一同出道的同门师兄卢庚戌,更觉他的可贵。

梅艳芳《似水流年》

   
听了一首歌——《父亲写的散文诗》,它的歌词、旋律以及歌手李健的深情演绎引发很多感想,我只是纯粹的喜欢了他的歌而已,并不是说自己有多么懂、多么爱音乐,只是觉得趁还有闲暇的时光,能写写文字的年纪,洋洋洒洒地写下这篇关于

    李健是那种可靠的人,无论他的音乐和人品,都以一种十分稳定的水准存在着。无论何时,听他的歌,只有两个感觉,一是舒心,二是放心。

图片 1

李健的文章。

    李健生长于边陲冰城哈尔滨,那是一个冬日和夕阳都很长的北国城市,离俄罗斯不远。这个城市使李健身上带有一种异乎寻常的沉静气质,这种气质同样弥散在他的歌里。就像我事隔多年再听那种著名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那熟悉的手风琴声响起,我眼前竟然是一篇斜长的灿烂夕阳。俄罗斯的歌曲总带着一种黄昏静谧安详的气氛,化不开的些许的感伤。这种丝丝缕缕的忧郁,在李健这里也可以找到。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他是那种为了自己的理想可以放弃很多的人,但从不把这种放弃挂在心头嘴上,生命的一页,翻过去就是过去,不必再提。亦不矫情,并不觉得这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李健是清华大学电子系的高材生,毕业后分配到广电部做软件工程师,非常正统的光明前途,但他只是想做音乐,就辞职出来唱歌了。他也不是那种上窜下跳的人,能够做喜欢做的事情,与其迎合别人不如娱乐自己。李健不红,但极有品。喜欢他的人也应该是那种默默关怀支持的类型,隔几年有了新歌,去捧场买上一张原版CD,回家打开音响,泡一杯冻顶乌龙慢慢啜着,心头清明的要汪上新鲜泉水来。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李健的歌迷和李健,也是这种高山流水的风雅之交。

大概10年左右的时候喜欢上梅艳芳,看遍她所有的电影,听遍她所有的歌,找到网上能找到的她所有的演唱会视频,但有时喜欢上一个明星就像是发了一阵高烧,慢慢就会退热。现在我偶尔还会看看她的电影,听她的歌。但是,唯独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这首《似水流年》。据说这是老电影《似水流年》的片尾曲,这电影年代久远,我遍寻网络,还是没找到。不过网上有电影海报,大概是旧式的爱情故事。不被认可的爱情在似水的年华中慢慢消退,终于成为那流金岁月的点缀。梅艳芳唱起这首歌来真是不能再适合了。当她在2002年极梦幻演唱会上唱起这首歌时,想起她翌年就离开人世,那种沧桑之感,真是让人不动容也难。只是,初初唱这首歌的梅艳芳,却只有二十几岁。据记载,当时公司拿歌曲给她试唱,当时阿梅正好生病,哑哑的嗓子,唱起这首歌,透着倦意,无与伦比地契合了歌中的意境。监制说,这令人惊艳的demo甚至比精心制作出来的专辑更加好听。这让我想起“一语成谶”,也是感叹。

图片 2

    不讳言,李健是我理想中的男子。伟岸,谦和,笑容温暖,嗓音和心境都清明。博学而慧黠,对自己的人生有把握,对时间有交待。不多言,有主见。不奉迎,不挑剔,用心感知,诚实生活。

张国荣《似水流年》

图片来源网易云

    他慢慢的唱着自己对生活的感触,波澜不惊,任是无情却也动人。理解他的人就会明白,隐藏在平静下的悲悯眼神。

图片 3

 
《父亲写的散文诗》是一首时光逆流追忆父爱的流逝感歌曲,文字是语言的延伸,那些无法言表的感情在这首《父亲写的散文诗》采撷成词、吟唱成歌,字里行间父亲对子女的爱与责任,以及子女在察觉岁月流逝父亲已老后的无奈诠释的丝丝入扣,写出了那一代父亲的几段时光的逆流,听完一首歌宛如回味一遍父亲的生活轨迹,一个成长愈发成熟,一个却在相反的路上不断衰老,词平淡,曲温和,但却听得人泪流不止。虽然这首歌的原唱是许飞,但我还是喜欢李健的版本。这首歌写出了那一代父亲的困重和无力,听起来格外心疼,同时,我也希望我的父亲能拥有一个相对安逸的晚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