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亨者楼布依古榕树下的传奇故事

在距县城4.5公里、距纳福开发新区1公里的册亨县者楼镇红旗村平寨布依寨,有一片千年古榕树,这里不但有迷人的风景,还有美丽的传说。

“报笨”系布依语,意为“请摩师办事,摆桌子祭祀”的意思。迄今为止,这里举行的“报笨”活动有十二种以上。每年三月初三、六月初六祭寨神、山神、社神、树神、田神、水神、石神等,每年正月间祭天地、祭官厅、祭先祖、祭众神,以及不定时的祭桥、祭洞等。“报笨”仪式大都由寨中摩师主持,摩师根据“报笨”活动内容的不同,通过占卦、画符、杀鸡点血,口念摩经一系列规范传统的仪式完成主祭。

“森林回来了!”3月24日,鄞州区大皎村老书记徐文吉望着眼前的村庄动情地说。这里,漫山遍野铺上了厚厚的绿色,走进郁郁葱葱的山林,迎面就能撞上直径超过30厘米的大树,全村森林覆盖面积超过800公顷,占村土地面积的99%。
“我们34年没砍过一棵大树,少砍的山林至少也有半个西湖大小。”徐文吉说,这要归功于村里的《山林禁伐令》。
有谁想在这之前,小山村曾被一伐而空。“以前,村里每年要砍掉近10公顷山林。”徐文吉回忆道,大皎村是典型的高山村,村民祖祖辈辈靠山吃山,以卖柴、卖树为生。慢慢地,树少了,山秃了。这深深触动了村领导班子,他们决定出台“禁伐令”。
依山而生的偏僻山村,要推行禁令难度可想而知。“我们整整一年无休,每天晚上分头走家串户,跑遍400多户村民,挨个做思想工作。”徐文吉记得,那时,村民靠伐木生火做饭,村干部就带头捡树枝、毛竹,还想方设法引进新能源。上世纪90年代初,城里人刚用上煤气,村干部便大胆“推销”,如今煤气入户率达到100%。
“禁伐令”倒逼村民寻找新的增收渠道。“以前卖山吃山,村里百姓收入不错,也没想过去找增收路子。”现任村党支部书记徐鹏辉介绍说,现在村民主动开辟荒山种植毛竹、茶树等,每年有一两千元收入贴补家用。今年,村里还租掉了300亩荒山用来种植珍稀树种,有望带动苗木产业发展。

走进榕树群,一条由原安龙至望谟的古驿道盘旋穿梭于整片山林,50多株参天古榕树是历史的见证,还有高大茂密的枫树林,果园、菜园、山林、小溪和道路错落有致,原始生态保存完好,森林覆盖率90%以上,主要树种有大叶榕、小叶榕、枫香、青杠、板栗、油桐、梧桐、黄楸、椿树、核桃、枇杷等;主要野生中草药有何首乌、板蓝根、杜仲、淫羊藿等;主要野生动物有野猴、野猪、野兔、野鸡、画眉等。大面积的古榕树群是本园区最漂亮的景观,其中不乏树干周长20多米的古榕树,舒展的树冠直径达50米,茂密的枝叶覆盖着地面,呈现出一片绿荫世界,其规模实属罕见。“浪哨山”、“貌哨山”是当地布依青年节日聚集在一起谈情说爱的地方;“坪睐井”水质清澈而甘甜,冰凉解渴,盛夏时节当地人特别喜欢到井边喝水、乘凉。林地里灵芝、竹荪、乳菇、香菇、木耳等十分丰富。周边无工业污染,生态环境良好。山林中分散居住着110户能歌善舞的布依族村民。

祭树
布依村寨的古树、大树、形状怪异的树,都会被摩师指定为树神,平时村民们会将红布条挂在树上祈福许愿。等到三月三和六月六祭山结束的时候,摩师即与几个村民携带香烛供品前去神树堡或其它地点祭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