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听越痒,越痒越听

起初引起我注意的是豆瓣里面高频出现的广告。这首出现在《特别》里面的歌曲起初没有吸引我的注意力,只是仔细听过之后,便被这首歌里的爱与悲哀打动了。

某一天在跑步机上,有人将耳机递过来,于是第一次听到这首《痒》,只听得四肢发痒,五脏六腑发痒,七情六欲发痒,周身毛孔发痒。
第一反应是,这歌者的声音真要命,像透明的刀片,轻轻割着每一寸肌肤,痛也不能止痒;像尖细的虎牙,狠狠咬着最敏感的地方,动也不能止痒,像浓香粉扑、窄小比基尼,像一切贴近肉身的东西,挠着抓着揉着,仍是痒。
伤口愈合时,细胞不断分裂再生,就会感觉到痒,新生的肌肤花一般绽放,半痛半痒中重生一次,所有伤口都是伴着痒愈合的,心伤也是,等到心痒难耐之际,就会忘记旧伤。
越想越慌,越慌越想,越挠越痒,越痒越挠,是现代人的生活状态,左摇右摆,找不到一个坐标定位自己的人生,太平盛世的浮躁和烦恼,如同乱世一般找不到出口。
有人用这样一首歌演绎了本世纪地球生物最普遍的感觉——痒,那是十分奇妙的感觉,不是痛,比痛难熬,不是愉悦,比愉悦入骨,只是痒。
这首《痒》有很好的疗伤作用,听一遍,视野开阔一圈,将伤口当成一个茧,越磨越薄,终于破茧成蝶,不再沉溺于悲伤,原来世界那么大,百花丛中飞过,才知一切都只是魔障。
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来啊,爱情啊,反正有大把愚妄
来啊,流浪啊,反正有大把方向
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风光
听得出尽一口恶气,将所有微微发痒的伤口都安抚一遍,还有大把未知的可能,为什么不高歌热舞,将欲望华丽的释放?
如今的上海毕竟不是周璇的上海了,穿着丝绒旗袍,拿羽毛扇遮住半边面孔,扭扭捏捏地唱——玫瑰玫瑰我爱你。
如今的女孩子仍喜欢唱《玫瑰玫瑰我爱你》,放肆地、慵懒地细声唱出来,无论时代怎么变换,月亮还是张爱玲时代的赤金的脸盆,玫瑰还是爱情的最佳代表,那古老旖旎的曲子像是温柔的魔咒,叫人情不自禁跟着旋转,旋转,直到曲终人散。
每个女子都应当唱《夜来香》,在深蓝色幕布前那一束白色的灯光下,或者在黄昏后凉风习习的阳台上,这是为女人量身定做的音乐,低低地柔媚地哼唱,性感而危险的气息像夜来香一般暗香浮动,寂寞和欲望在喉头荡秋千,笑吟吟地压下去。
黄龄的歌不适合在KTV唱,每首都是一个人的呻吟,轻轻的缓缓的倔强的,千回百转的情欲和无奈,暗夜黑房间里的低吟浅唱,吵不到邻居,也激不出眼泪。
一定有人将这些华丽的曲子定义为小资情调,小资情调有何不好?女人要宠爱自己,不仅仅是美丽衣服和可口食物,还要给耳朵找一首合适的安慰。
总有那么一首歌能打动你,总有那么一个人,喜欢听你低吟浅唱。

很久没有关注过内地新歌手了,直到听到黄龄。
刚满20岁,上海女孩,普普通通的名字,单眼皮,谈不上漂亮。
但,她让我眼前一亮,让人耳目一新。
我先听了这首《痒》,又贪婪的听了整张专辑。
一首《痒》,唱的莺莺婉婉,缠绵悱恻,百转千回,
听的我真的心痒,于是一遍一遍看着妖娆的MV。。。
编曲相当精致新意,MV也很专业抢眼,
一个东方女孩穿着奇装异服在大雪地里放肆地扭动
像朱哲琴的影子,有王菲的空灵,又有比约克(Bjork)的痕迹。。。
单纯却又妩媚,清丽不失妖娆。。。。

她有一抹斜阳,他有一片天窗,两个人在渴望爱的时候发现对方,于是心生爱恋。
爱是你想告诉我,你爱我的时候,我也恰巧想说,我爱你。能达到这样的默契,也算是上天安排的缘分。茫茫人海中,多少人从你身边走过,多少人你爱过,多少人爱过你,多少次有说出口,多少次有拿着玫瑰花站在巷口。人生苦短,下一站便是桃花源,又未可知。
如果发现爱,就抓住吧。

    “她是悠悠一抹斜阳 多想多想 有谁懂得欣赏
     他有蓝蓝一片云窗 只等只等 有人与之共享
     她是绵绵一段乐章 多想 有谁懂得吟唱
     他有满满一目柔光 只等只等 有人为之绽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