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荷·那年】旅途(征文·小说)

【晓荷·那年】旅途(征文·小说)

很喜欢黄玲的声音.最初挺这首歌是在09快女的比赛里,郁可唯唱的.听过原版就爱上痒啦.觉得歌词写得也很好.黄玲的声音真的很不错

  第一节
  黄玲静静的靠在林南的胸口,感受他身上的温热。她喜欢这种感觉,但她知道自己并不喜欢林南。她不明白自己对林南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情感,自从分手后,他再也没能走进她心的围城里。她以麻醉师这样一个职业将自己的内心包裹了起来,麻醉了自己。
  林南撩动着她的长发,欣赏她曼妙的身姿。这一刻的她,美至无与伦比。林南说:“你有没有发现你自己有多美?”
  黄玲看着月光洒进来的地面上,一双红色的高跟鞋,一双黑色的皮鞋,还有一只废弃的安全套和希拉的纸巾。她不想回答林南的问题,任何的问题都不想回答,任何话都不想说。此刻她靠着林南的胸口,揽着他的腰,她却不爱他,这是多么的讽刺。
  林南看她不说话,自顾自说:“我们分手三年多了,为什么你还是不肯原谅我?我根本没有做错什么。”
  “不是你的问题,是我自己的事。”说完这句话,她做了一个决定,就是离开他。
  黄玲不是一个十分理智的人,只有在医院、在病人面前她才是个理智的人,而生活里,她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她喜欢诗意的生活,喜欢所有文艺范的东西,她也将自己的生活过成了一首诗。而这首诗却不是她最喜欢的新月派,而是七月派。她像艾青那样追求真正意义上的唯美,就像《窗外的争吵》那样书写:“去问开化的大地,去问解冻的河流,去问南来的燕子,去问轻柔的杨柳。”她再怎么问自己,她也是那个喜欢诗意的黄玲。
  林南看着她伸手打开灯,起身露出她那洁白的背,转身提起床边的衣服穿在身上。他不想让她走,他知道要留得住两年前就已经做到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沦落为一个只是可以相互拥抱取暖的……朋友。
  黄玲穿上她那双红色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哒哒哒”的作响。她打开房门,回头看了林南一眼,笑笑说:“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我可以问你吗?”
  “可以。”
  “你爱我吗?”
  “爱。”
  听到他的回答,她说:“谢谢。”转身离开,带上了房门,只留下“啪”的一声响,和一串清脆的脚步声慢慢远去。
  
  第二节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问他爱不爱你?”刘晓玲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张倾城的容颜,还有头顶的头纱,耸了耸肩。
  黄玲看着手里的鲜花,反问她:“那你为什么没有嫁给高晓峰而是要嫁给一个厨师了呢?”
  刘晓玲嘴角微微翘起,收了收腰,系紧腰间的丝带说:“因为我想知道我自己有多么的喜欢美食。”
  刘晓玲自己也是一位厨娘,曾经在医院的食堂里做事。黄玲所说的高晓峰是一位中医,医好了刘晓玲身体,他们有过短暂的交往,却没能走到一起。
  黄玲看着镜子里的刘晓玲,她有让所有男人为之倾倒的美貌和玲珑有致的身材。那些,一直都是黄玲所羡慕不已的。而黄玲唯一不愿苟同的便是她要嫁给的是一位体若木桶的厨师。黄玲走向床边,将花放在床榻上,坐了上去说:“美食与爱情相比,美食更胜一筹么?”
  刘晓玲眉毛轻挑,说:“你怎么就知道我不能因为美食而爱上一个人呢?爱情这个东西,不是你以为是什么样它就是什么样的。”
  黄玲不知道该如何接住刘晓玲的话,她认为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无关其他。刘晓玲已然说了自己嫁给厨师的理由,那么自己也应该告诉她为什么要问林南爱不爱她。她低头,看见了自己脚上的那双红色高跟鞋,说:“我只是想确定是因为习惯还是因为喜欢才回头找林南,所以我问他爱不爱我?”
  “那么有答案了吗?”
  “没有。”黄玲缓了缓说:“但是我能确定,我不可能会再次爱上他,因为他还是他,而我不再是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实习生。”
  “你还是对过去的事耿耿于怀?”刘晓玲走过来,陪她坐在床边说:“你做医生这么久,有没有什么感悟?”
  黄玲很疑惑,她不懂刘晓玲为何这样问她,以她敬业的职业道德,她回答:“做医生的,唯一能做的就是从死神手里尽可能多的夺回一些生命。我能有什么感悟,无非就是想更好的做到救死扶伤。”
  刘晓玲笑笑,没有再说什么,静静的等待着新郎的叩门声。
  
  第三节
  何叶走进病房的时候,黄玲正在窗口发呆。何叶与黄玲一样,都是医院的麻醉医师,她比黄玲早来一年,但并不妨碍两人亲如姐妹。
  何叶与黄玲有着极其相似的过去,分手之后因为爱男朋友来到了这座城市。与黄玲不同的是,何叶不会因为前男友的事情而心烦,她一样做不到如电影里那样的洒脱,但她分得清时间。
  黄玲看到何叶,说:“你说,这个秋天是不是会来的很晚?为什么这时候也看不到有叶子落下来?”
  何叶一边检查病人的伤口,一边说:“不是秋天来的晚,是你有心事。”
  黄玲知道何叶是一个不婚主义者,因为曾经一段难过的往事。往事如刀,割下一道深深的伤口,即便愈合也无法抹去那道疤痕。和一个不婚主义者谈论爱与不爱,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黄玲不想与她说任何关于林南的事情,即便何叶知道她在为了林南而心烦。
  何叶走近窗口,靠着窗说:“你知道解决问题最好的方法是什么吗?”
  黄玲一脸迷惑。
  何叶看着她,说:“就是弄清楚结果是什么。结果要是你与林南不相往来,你就让他离开你。结果是你与林南在一起,那你就让自己爱上他。我只是打个比方,看你想要的最终结果是什么,你才能选择怎么做。”
  黄玲微微一笑,她想起了刘晓玲结婚那天的情景。她羡慕刘晓玲那一天美得不像话,羡慕她走进教堂里在神父面前宣誓。如果说没有绝佳的人选,黄玲必须要嫁人的话她会毫不犹豫地嫁给林南。
  可是,她还不想。
  何叶说:“我们是医生,那我们要是生病了谁来医呢?”
  “别的医生。好比王旭东那样出色的医生。”
  王旭东,毕业于医科大学,在这所医院里实习。他高大帅气,为人谦和风趣,是医院里很多护士们的理想男人。
  
  第四节
  黄玲并没有听从何叶的建议,在休假的这一天,她选择去的地方是图书馆而不是游乐场。
  黄玲在那一排排书中漫无目的地寻找,一直到她看到了《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作者是叙利亚的诗人阿里·艾哈迈德·赛义德·阿斯巴。
  她随意翻开,只一句:“每一个瞬间,灰烬都在证明它是未来的宫殿。夜晚拥抱起忧愁,然后解开它的发辫。”她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这本书。
  她没有再多作停留,径直向吧台走去。就在第二列书架的空隙里,她看到了王旭东。她本能的向他打招呼:“你怎么在这里?今天不上班吗?”
  王旭东回过头,礼貌的笑了笑说:“我听到何叶让你去游乐场,而你说你会来图书馆。”
  黄玲看着他手中的书问:“你在看什么书?医学报告吗?”
  “不。”王旭东讲书的封面展现给她看,是一本散文诗集《沙与沫》。
  “好看吗?”
  “我们活着只为的是去发现美。其他一切都是等待的种种形式。”
  “我想你会喜欢我捧在手心里的孤独。”
  黄玲很喜欢这句话,正如她自己一直所追求的美好生活。她原以为王旭东只会是一个像电影里那样、只会懂得撩妹的男主,却没曾想他还有喜欢阅读的内涵。
  那一天,他们聊了很多,一起坐在咖啡厅畅谈人生百事。除了刘晓玲之外,这是第一个让她可以肆无忌惮的说出这么多话的人。
  肆无忌惮!她觉得:多么美妙的一个成语啊!在一个英俊潇洒的男人面前如此肆无忌惮的告知她的一切思想,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第五节
  整整一个星期。
  黄玲没有再与王旭东一起吃饭一起上下班,林南的一通电话将她从王旭东的身边拉了回来。但她回来的地方不是林南的住处,而是刘晓玲的身边。
  林南并没有别的事,而是家中有事,要回南方。正值这一日,刘晓玲来医院做检查。
  检查的结果是,刘晓玲怀了孕,要升级做母亲了。
  黄玲直勾勾的看着她说:“以你的身体条件,现在还不太适合怀有身孕。”
  “你不懂。”刘晓玲手抚着肚子说:“你只是在用你专业的眼光看待世界,而世界远远不是你所认为的那样。”
  刘晓玲的这句话让黄玲不知该怎样对答,或许刘晓玲说的很对,医生的职责决定了她将健康放在第一位。也或许刘晓玲说的并不全对,健康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
  刘晓玲说:“林南回家了,你就没有什么特别想说的吗?”
  黄玲淡然一笑说:“三年前我还只是一个实习医生,有一次年假去了云南。”
  “然后呢?”
  黄玲不想提及过往的事情,因为过往是一条隐形线,那头牵扯着心脏,轻轻一拉就会膨胀、会疼痛。她无奈的笑笑:“不过是一次生离死别而已!”
  刘晓玲看她不愿意说出来,也不勉强:“你每天都可以看到不同程度的离别,还看不透离别吗?”
  黄玲看着她不说话。
  刘晓玲说:“还是那个问题,你做医生那么久,有没有什么感悟?”
  这是第二次她说出这样的问题,俨然第一次的答案不能让她满意,或者说不是她想告诉自己的。那么,问题来了。黄玲问:“你想听到什么?”
  “做医生,救就要救能够活下来的人。这是选择上的做法。”刘晓玲静静的坐在病床上,说:“但是事情压根不是如此的,如果说我和孩子只能活一个,而我活下来的几率比较大,你会救哪个?”
  “你。”
  “不,是孩子!因为他是我的孩子,我希望他活着!”刘晓玲看她一脸的茫然,说:“选择是很重要的,不是你认为该怎么选择就会怎么选择。所以,关于你的事情,我建议林南的确是一个可以嫁的人。”
  
  第六节
  林南已经离开了整整四天。
  黄玲看到花园边上的红枫开始掉叶子,落在花丛间。花园里有一种花很别致,是九里香。绿丛中几点白色,花香四溢。九里香不是北方的植物,是医院的门卫大爷带来栽种的。看得出他对花的爱惜,花开得如此迷人。
  黄玲捧着那本王旭东的《沙与沫》,却并不想阅读。这是一个惬意的午后,眼前是花园,身后是可以给人以健康的乐园。
  林南与黄玲相识,是在三年前云南的涑河古镇,林南的家在那里。古镇的风景人文都不是吸引黄玲的缘由,她去那里也不是因为想去,而是无处可去,随意的选择。
  那时候林南爱上了黄玲,而黄玲爱上了林南的朋友。这在三个人的故事里,注定了是悲伤的结局。
  如果无法做出选择,那么就放弃选择。
  黄玲离开了古镇,林南的朋友却死在了江边。无论是因为距离的遥远,还是因为内心的害怕,她也无法再回到古镇。害怕是因为不知所措,而遥远却是纯粹意义上的遥远。就好比她脚上那双红色的高跟鞋,又怎么搭配夜晚的黑。
  林南追到了承德,追到了黄玲的身边,他说:“我既然爱你,就应该好好爱你,不能够因为过去而选择远离你。”
  黄玲做不到林南那样的爱,她接受过他,却敌不过那一条隐形的线,一扯就痛。
  这个午后,她与何叶一起去了酒吧到很晚。黄玲大醉,问何叶:“为什么你还没有醉?”
  何叶答:“我是为了喝酒,而不是为了买醉。”
  
  第七节
  “夜晚在我的枕头上沉睡,我却独自无眠。”
  黄玲不想再看书,在她靠在床头,盯着天花板看的时候。
  一个小时前,她安静的坐在宾馆的床上。床上洒满了花瓣,红红的玫瑰就像王旭东那个人一样的热情。隔壁依旧是流水的声音,声音很轻,她似乎能够听到王旭东坚实的肌肉里心跳的声音。
  不,是她自己的心跳声。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心跳加速,绝不是因为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莫名的惊慌悄然从心底传来,快速的在身体里弥漫,继而占据了整个人,整个人便惊慌失措。
  黄玲想要逃离,她原以为王旭东的幽默诙谐、温文尔雅就是自己所爱的。但当她听到浴室里的水声传来,她却不想再继续了。
  她看着床上洒满的花瓣,再看一眼脚上的红色高跟鞋,飞奔到门口,打开门,逃跑似的冲下了楼。拦了一辆出租车,向自己住处奔去。
  她上楼,打开门,打开灯,无所事事。
  床头依旧是那本《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她躺在床上,翻开一页,写道:“夜晚在我的枕头上沉睡,我却独自无眠。”
  她不想再看书,在她靠在床头,盯着天花板看的时候。她害怕寂寞,所以读书。而读的书带给她的依旧是寂寞,且无助。这一刻,她不想再一个人。
  她拿起手机,犹豫不决。
  这是一个重大的决定,她不想反悔。她需要有人告诉她、或者确定她的想法是对的。她拨通何叶的号码,直接以何叶的问题问何叶说:“你说,我们做医生的病了又该谁来医治呢?”
  停顿了几秒,何叶答:“做你认为你该做的。”
  挂掉电话,并没有再犹豫,她按下号码,听到对方说喂,她便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的火车。”
  “我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你在承德,我怎么会不回来?”
  “你爱我吗?”
  “爱。”
  “谢谢。”与十多天前不同,她补充说:“我也爱你。你回来,我嫁你。”
  

图片 1

长篇连载,每日更新

目录 
  上一章

我不禁感叹,没想到还会做爱心早餐,值得表扬啊!从今以后,我也要做一个尽职尽责的好太太。

一朵微笑刚在嘴角绽开,我突然想起了陈斌,愁绪顿时袭来。我长叹了一口气,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信息:“故情虽逝,珍藏于心。岁月静好,切莫挂怀。各安天涯,各自珍重。”

我吃完早饭,想去看看卢美薇,于是骑着自行车来到书店。我一进书店,卢美薇便招呼我来到后院。此时,黄玲正坐在后院双泪垂。

“这是怎么了?”我这可是我第一次见到黄玲落泪,大为吃惊。

“我怀孕了。”黄玲边拭泪边回答道。

“这是好事呀,怎么哭起来了?”我不解道。

“我想把孩子打掉。”黄玲满脸悲伤。

“为什么呀?结婚这么多年,一直没怀上,终于怀上了,怎么又不想要了?”我追问道。

“赵正那个没良心的东西,竟然在外面找了一个小情人。”黄玲哭诉道。

“怎么会呢?”我完全不相信。

“昨晚上就过来了,一直哭哭啼啼的,说是赵正有小情人。我也不相信,肯定是误会吧。”卢美薇也随声附和道。

“昨天下午我不舒服,去医院检查了一下,竟然是怀孕了。于是去了赵正上班的地方,想告诉他这个好消息。没想到,我看到他和一个小姑娘一起走了出来,两人十分亲密。随后,那小姑娘上了赵正的车。于是我尾随其后,结果发现赵正把那小姑娘一直送到一幢居民楼下,然后两人依依不舍地道别。”

“然后呢?”我追问道。

“然后,赵正才回的家。我躲在一旁,他们没有发现我。”

“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呀!以往的话,你早就冲上去质问两人了。”我若有所思地说道。

“肚子里有了孩子的女人,考虑问题是不一样了。”卢美薇说道。

“也许只是顺路送一下同事,人之常情嘛。”我说道。

“你们是没看到,那小姑娘左一声赵哥右一声赵哥,那叫一个亲昵。”

“那你应该问一下赵正?看看他怎么说。”我说道。

“如果是真的呢?我可不能贸然去问,我得想好对策才行。”黄玲反驳道。

“你的对策就是要把孩子打掉吗?”我不屑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