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36.com_金沙官网_[澳门直营]】感 悟 天 才

庸人失败了就一蹶不振,天才失败了却愈加亢奋,愈加自信。

紅色攝影師徐肖冰拍攝:毛澤東進北京

人总是在对物质与精神上取向的不同,有了异彩纷呈的追求。但是在绕来绕去一圈之后,仍是回到心灵的宁静这个原点上。"红泥小火炉’‘"能饮一杯无’‘"把酒话桑麻’‘"坐看云起时"—从根本上,这样的情调几乎都简单到了动物追求。而所有动物从一开始就在这个原点上了:乐了就好。

天才的生命不归于自己,而归于人类,归于世界。他们总是站在历史的高度、人类文明的峰巅、时代发展的前沿来决定自己的言行的。这是他们的道德品质都极为高尚的根源所在。因而,他们对待生活非常随意,并不象“干才”们那样精明、严谨。他们看重的是真的东西,大的聪明,只注重对其天才智慧和伟大灵魂的开掘和再现。

不信邪,是毛泽东常说的一句话。每逢重大历史关头,毛泽东常常敢于顶住巨大压力,谋惊天动地之计,出力挽狂澜之策。如土地革命战争中领三万红军反击十倍之敌的围剿﹔长征中率数万红军冲破数十万敌军之合围﹔抗战爆发后指挥八路军、新四军挺进日军后方,开辟敌后战场﹔解放战争初期统率百余万人民解放军奋起反击四倍之敌,实行自卫战争这无一不是非凡勇气与深思熟虑相结合的产物,充分说明,雄才大略不仅需要以智慧为基础,而且需要胆魄与意志的支撑。

本文发表于《扬州广电报》美文专栏(2017.12.01)

天才总是拥有一颗童心,总是抱着天真的好奇心,面向生活,创造奇迹。为此常常遭受庸众的讽嘲、挖苦、排挤、打击。但他们从不低头,不萎缩,不流泪。他们最清楚,世间最多的毕竟是庸众。天才创造世界,庸众维持世界。这并不是天才的失误。因为天才是没有时间去占有自己创造的一切的。他们的精力极为有限,他们尽情地创造,也很难开掘尽其聪明才智。他们若只创造了点成绩就去占有、享受,岂不是对其天才资源的浪费吗?他们一旦发现自己的创造力枯竭了,就会感到非常的痛苦。他们不喜欢苟延残喘地活着。这时,有的天才就会选择自杀。他们容不得自己的生命有一分一刻的庸碌和麻木。庸众往往不懂得这一点。人世间最值得珍贵的莫过于天才的聪明才智了。

伟大的人物必有非凡的智慧。在革命战争年代,毛泽东的雄才大略、神机妙算令人叹服,而其折射的智慧之光,至今仍熠熠生辉。

有时在荒野上路过,看到路边丰庾的土地上百草丛生,林木葳蕤,鸟雀啾喳,我就想:只要随意钻进任一丛林,搭个棚子,种几畦作物,也就能活命吧,为何要在那些鸡毛蒜皮的俗事得失上纠缠呢?可是又想:我为何要活成个动物呢?难道如今的活法不如动物?一旦这样思索起来就触及了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就惶惑得很,怀疑自己的存在。人的困惑大约就常常在这些比对上。人类一直企图逃脱上帝的安排,追寻着生的意义,没想到的是越来越糊涂,而动物却是一直照天性活着,一点也没有想学人类那些高尚活法的意思。我常觉得,拥有人一样智慧的动物和拥有动物一样智慧的人是应该同等的,也就是那句话:天才在左,疯孑在右。我们呢?——都是一群糊涂的庸人。

一切天才都是幻想家。他们的天才成果就是在幻想这一广阔的天地中取得的。他们用最笨的办法,把幻想的东西硬要与现实事物连串在一起,让他们建立关系,结成姻缘,繁衍后代。有些天才之所以没缘在天空闪亮,就是因为他们在连串幻想和现实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没有幻想力的人,一定是迟钝和蠢笨的人。幻想是天才的最佳营养品,有此营养品,就有可能取得天才的成果。

毛澤東主席在延安 , 1943 徐肖冰

我的脚下有一群忙着搬运食物的蚂蚁,它们的生死在我的一念之间,也许它们都如我们这般,也认识了生死的必然,也渴望无病无灾自然终老,这自然的法则也许它们比我们更明白。它们极尽所能,奋力忙碌着。但它们无法知道我此刻的想法,更不明白我接下来会做什么……

“君子善假于物矣!”充分证明了一切天才最特异的功能,就是善于借助他物而作用于另一物,甚至重新创造出另一物。那些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之所以能独享天下,霸占一方,并不是其自身有多大能量,而是他们善于利用善于借助他人或他物罢了。愚公移山之所以“愚”,就在于他不善于借助他物,仅靠自己的双手一点一滴移,虽精神可嘉,但其行为却是万万借鉴不得的。天才深通借鉴和利用的奥义。

毛泽东不仅长于宏观谋划,也善于微观决策。红军时期,他直接带兵打仗,在战术上也表现出卓越才智。抗战初期,他对于八路军的出兵时机、出兵方向、兵力部署和作战方式,都直接指挥,周详备至。凡读过毛泽东《论袭击》一文的人,对于一位战略家如此深入细致地探讨游击战术,无不感到惊叹。

在这样的时侯,动物是智慧的,它们视我如虚无,我的所有存在和想法它们不想知道——此时此地的饱肚心安似乎就是他们的一切。"放下"——这个人类历经千年修行后的悟道,动物界才是切实的践行者。而在人这个群体中,是否真的存在“放下”是很可疑的,哪怕是僧界,太多的所谓“放下”也是带着深深的无奈情绪,卷土重来几乎是大多被迫遁入空门者内心深处的隐秘企图。

他们不仅把幻想的东西同现实的事物连串起来进行思考,还把现实事物中互不相关的事物串在一起加以思索,力图找出其中可能有的关系。他们能举一返三,触类旁通,“每接受一种知觉,必与另一种知觉相比较,寻找各种不同事物的共同点和不同点,使相距遥远的概念间,彼此接近,摸索出各概念间奇特的细微的捉摸不定的联系,或其间某些对立和相反的现象,并从中抽出一个特殊事物(狄德罗语)。”他们不仅有超凡的抽象思维能力,还有极为卓越的形象思维能力。他们既能把抽象的东西形象化,又能把形象的东西抽象化。天才都是发明家,根源就在这里。

紅色攝影師徐肖冰拍攝:毛澤東進北京

人的意识的预见性和能动性是人之为人的根本,但几乎也是纠结和痛苦的源头。这样的情绪比较起那些被我们评判为麻木懵懂的乡村老农,貌似一种高贵的觉醒,其实质上更像一种做茧自缚的愚蠢——活着需要那么多意义吗?有意思不行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